北斗星六合精选资料
liuhecai六合生肖_生肖与故事续二
liuhecai 六和彩相关<<生肖与故事传说>>续二

老鼠望着这滔滔江水,吓得直抖身子:哇!这可咋办呀,刚出森林,又遇江水……老鼠想,要争生肖王可真难啊?心里一急便哭出声来。
  哈哈哈,别怕,别怕!这涉水过河是俺老牛的拿手本事,鼠老弟,坐稳了,保你平安过河!老牛说着便下了水向对岸游去。

  老鼠趴在牛背上战战兢兢直发抖,生怕跌下水去喂了鱼。没一会,它见牛在水中游得轻松自如,自己坐在牛背上如坠入云雾,晃晃荡荡好不舒坦,便忍不住吹呼起来。没过多久,它俩个就上了岸,直奔齐天峰而去。

  这牛和鼠刚过了江,老虎也从森林里兜了出来,扑通一声跳下水,摇头摆尾向对岸游去,真不愧为山大王。

  紧跟在虎身后的小白兔刚艰难地摸出森林,远远见老虎快游到对岸了,急得没了主意,抓着脑门在江边不停地来回蹦跳。情急之下,小白兔双手扯住岸上的一缕青草,伸出一条腿想试探江水的深浅,哪知脚下一滑差点掉下水去,吓得它魂飞魄散再也不敢试了。这可怎么办哟?小白兔忽然看到离它不远处有棵枯树干,心想,有了!无计可施的小白兔憋足了劲向那棵枯树撞去,一下,两下……,把眼珠子都撞红了,终于把枯树干撞断一大截。

  小白兔抱紧枯树干跳进江中,身子伏在枯木上拼命划动四肢,艰难地渡过了江。

  没过多久,马和羊也艰难地摸出了森林,一前一后跳入水渡过江奔齐天峰而去。

  拂晓前,鸡在院子里走来走去,不时抬头看看天色。昨晚,鸡让猪、狗休息,自己主动担负叫醒他们的重任。鸡怕睡过头,整夜就踮着一只脚睡。院子中央,猪躺在朱红木床上发出阵阵呼噜声,嘴巴不停地一张一合做着品尝山珍海味的美梦。狗趴在大樟树下耷拉着耳朵,警惕地半醒半睡着。

  东方微微泛了点白。鸡立刻扇动双翅,大喊道:喔-喔---喔----,起床啦,出发啦!

  狗听到叫喊声呼地从地上一跃而起,推搡着猪:快起来,出发啦! 懒肥猪,起床!鸡也扇着双翅围着猪咯咯咯叫个不停。猪翻了个身,背对着它们,睡意朦胧地嘟哝道:别…吵,别吵!让我再睡一会。鸡跳上床,用屁股上的长翎毛轻轻地来回扫猪的鼻孔。

  啊啾!猪打了个响亮的喷嚏伸着懒腰终于起来了,干……干嘛呀!还早着呢!还早?你睁开眼瞧瞧,东方红了!鸡用尖嘴啄猪耳朵。猪抬眼看天,果然东方已红霞灿烂。它忙手脚麻利地展开一个大背包,不停地往里面塞吃的,当然也没忘了塞银两。猪准备妥当便把大背包往背上一扛,大声地喊:走喽!它刚跨出院门,只见小花蛇扭着腰肢溜了进来。

  小花蛇今天打扮得花枝招展,涂着胭脂抹着白粉,双唇红艳艳的,两个眼珠子水汪汪的。小花蛇知道光靠自己的能力爬到天庭是怎么也争不到生肖王的,只能借助它人的力量才有一丝希望。它知道狗是最乐于助人的,找它帮忙应当没问题。

  仨位这么早就要去天庭啊?小花蛇娇声娇气地问道。

  狗一见漂亮的小花蛇便高兴地迎了上去:是啊,你怎么还不走?

  唉,小花蛇叹了口气幽幽地道,我没长腿,身子骨又软,怎么爬也是最后一名的了!要是有谁能背上我就好了。

  哼!鸡横了蛇一眼,心里酸溜溜的,把头一仰,嘀咕道,打扮得这么妖艳,真恶心!


狗走到小花蛇面前:来,我来背你,咱们一起走。
  好哥哥,谢谢你!小花蛇嗲声嗲气地说着就要往狗身上爬。 鸡在一旁指着狗对猪说道:瞧瞧瞧,这副德性!

  这样做不好,要公平竞争,我们要靠自己的本事去争生肖王!猪回过头来制止道。

  狗抓抓头皮望望猪又看看小花蛇感到左右为难。

  快走吧!我们可别误了自己的行程。猪说着拖住狗的手就往前走了。

  小花蛇望着猪远去的背影嘴里狠狠骂道:死肥猪,我跟你誓不两立!小花蛇感到既伤心又委曲,只好远远地跟在它们身后。

  鸡、狗、猪仨个急急赶路,很快就到了通往齐天峰的这片森林,可是进去之后很快就迷了路,在林子里兜起圈来。鸡最先按耐不住,挖苦狗道:还想背小花蛇一起去齐天峰呢,哼!有能耐现在就找出条道来。狗正转得心烦意乱,听鸡这么一挖苦,顿时火冒三丈,吼道:你见了小花蛇扮得比你靓就嫉妒得像只大烤鸡!谁说我没这能耐?!鸡不甘示弱:大笨狗,你找啊!它俩个吵得面红耳赤。

  猪听到鸡和狗吵起来,气得一跺脚:这个时候还只知道吵,懒得理你们了!说着独个儿往前走了。

  鸡和狗吵着吵着,回头见没了猪的影,便止住争吵,大声呼叫,在林子里找起猪来。没想到竟然出了森林,来到了江边。   狗立在江堤上张大嘴拼命的叫喊猪,鸡道:说不准猪早过了江去齐天峰了,我可不等了,先走啦!狗刚要劝鸡再等会儿大家一起走,只见鸡已扇动翅膀向江对岸飞去。这鸡高估了自己的能耐,飞到江中央时气力不济再也扇不动翅膀,哗啦一声掉进水里,扑腾着翅膀大喊救命。狗见到鸡掉下水,真是又气又急,扑通一声跳下水向江中央游去。狗游到鸡身旁,张开嘴一口咬住鸡翅膀就往对岸上拖,狗因为心里有气,也不管鸡被咬痛得大呼小叫。好不容易才把鸡扯上岸,狗累得趴在堤上直喘粗气。

  鸡惊惶刚定,便抚摸痛处抖动身子整理羽毛,扭头见背上几条最漂亮的羽毛被狗咬丢了,气得哇的一声哭道:你这疯狗,干嘛要咬断我的长翎,这叫我以后怎么见人哟?叫我以后怎么飞哟?!……狗听得鸡这么骂,憋不住气了:你,你这落汤鸡,真是不知好歹……不这么咬住拖你上来,你早就去见阎王爷啦!……

  也就是从这以后,鸡就不会飞了,它与狗从此就心存芥蒂,常常为了些小事而争吵不休,以至后人常说鸡犬不宁。

  正当鸡和狗翻脸争吵之时,江对岸冒出了猪失魂落魄的身影。这猪歪打正着竟摸出了森林,挥舞着臂膀大声呼喊:等等我,等等我!狗一见猪便朝它招呼道:要不要我过来帮忙?还没等狗说完,猪已经嗵的一声跳进水朝这边游来。这倒好,这涛涛江水正好把猪的一身臭汗冲洗得干干净净,没多久猪便上了岸。

  鸡见狗亲热地拉着猪往齐天峰走去,自知理亏,便闷声闷气地跟在后头。

  再说小花蛇被猪搅了好事,心想只有靠自己努力了,就算累死也要上天庭!它一路紧跟在鸡、狗、猪的后面,但终因没有腿游爬不快,被远远地落在后面。

  待小花蛇钻出森林来到江边时,它身上的细鳞被刮掉好几处,青一块紫一块的,整个身子骨像散了架似的。小花蛇一仰头,见江对岸鸡、狗、猪直奔齐天峰方向而去快没影了,心里顿时觉得好沮丧,不知觉眼泪滴滴嗒嗒流了下来。


不行,我得想办法,决不能落后于这蠢猪!小花蛇暗暗下定决心苦苦思索,对了!这江中不是住着龙吗?我得去找它帮忙。小花蛇激动得抹了把眼泪,沿着江边游爬过去,边游边对着江拼命地喊道:龟兄,龟兄……
  这时,江面中浮出一只小乌龟来,见是小花蛇在呼叫它,忙高兴地游上岸:是你啊,小花蛇,找我有啥事?

  龟兄弟,找你找得好苦哟!小花蛇艰难地扭动着身子迎了上去。

  乌龟一见小花蛇这副凄凄惨惨的模样心疼地问道:你怎么会成这模样?

  我报名做了属相,今天要去天庭报到。可我又没长腿,这一路上的艰辛,我纵使累死也难到天庭啊!小花蛇说着说着泪水又扑嗒扑嗒掉了下来,它抽泣着又道:刚好路过这里,想请你帮忙去跟龙大哥说个情带我去天庭,不知行不行?

  没问题,你不要伤心,我这就去找龙。小乌龟说着便钻下水向江底游去。原来这龟是龙的大臣呢。

  此时已日上三竿。小花蛇正瞪大眼睛注视着江面,忽听得哗的一声响,江面涌起一股巨大的水柱直冲天空。霎时狂风大作,江面上乌云翻滚、天昏地暗。小花蛇从未见过这阵势,吓得战战兢兢趴在地上不敢睁开眼睛。

  只见龙在半空中翻腾着身子,轰隆轰隆江面上涌起一股水柱全被吸进了龙的肚子里。这龙今天也要上天庭拿生肖王,吸足江水正好一路给庄稼洒水。它刚才受小乌龟之托带小花蛇去天庭心里委实有点不情愿,但见小花蛇趴在地上吓得瑟瑟发抖的样子,又不禁有点怜惜。于是龙拍拍肚皮、抖了抖披风:小花蛇,睁开眼睛上来吧。龙说着尾巴一扫将小花蛇卷到背上。小花蛇还没弄清东南西北,便听得耳边风声呼呼直响,龙已带着它往齐天峰方向飞去。

  地下是一片绿油油的庄稼地。龙轻轻抖动着披风,只见沥沥小雨洒下大地滋润着庄稼。小花蛇睁大着眼睛好不得意。

  小花蛇,听龟讲你同它还有很深的渊缘,倒是怎么回事啊?龙回头见蛇呆呆的样子问道。小花蛇听了一惊,沉吟片刻便娓娓道来:龙大哥,是啊,我先祖同它祖上为协助大禹治水曾立下汗马功劳,它俩用生命挖出一条大江,引洪水入海,救了万众生灵,为此我先祖掉了十二条腿,与龟结成世交。小花蛇说着又扑扑掉泪委曲地说,到今日,我没腿上天庭,不得已才来求你帮忙。龙听得出了神大为感动:我应该……应该帮你!

  如果那时候有你龙大哥在,一口将洪水吸进肚里就好了!小花蛇感叹道。

  是啊,是啊!龙一听忍不住热血沸腾:那还用说,要是我老龙在,再大的洪水都不在话下!龙说着便翻腾着身子舞起爪来,身上的披风猛烈地颤抖起来。这还了得,只见巨大水流从披风里涌了出来,形成瀑雨倾盆而下,瞬间将庄稼地淹为一片泽国。

  正巧这时,司水天官打了个哈欠从一朵云里醒来,低头一看,气得暴跳如雷,吹胡子瞪眼骂道:糊涂龙啊,你还不瞧瞧,庄稼地都被你淹了?玉帝知道了还能饶你?!

  龙一怔,忙低头一看,原来绿油油的庄稼地变成了白茫茫一片,它顿时脸色发青、心急如焚,这可如何是好?这龙因为粗心大意,洒水时总把握不好水量,为这事它时常挨司水天官的骂,没想到今天当着小花蛇的面又出了差错。


快去请老牛来帮忙吧,开沟放水,整理庄稼。司水天官给龙出主意,司水天官知道,庄稼受淹它也得挨玉帝骂的。
  没法,只有去找老牛了,龙急忙将蛇放回地面,我不能带你去啦!扭身往回飞去。小花蛇见龙往回飞,心想连累了龙大哥,感到又惭愧又失望,只好自己慢慢爬了,好在齐天峰就在眼前。

  龙左顾右盼,一路上寻不到老牛的影子,只见到鸡、狗、猪仨个急匆匆地赶路。龙赶紧凑上前去问道:各位见到老牛了吗?

  找它有事吗?鸡伸长脖子友善地问道。

  我一边给庄稼洒水一边赶往天庭,谁知淹了庄稼,现在想请老牛去帮忙。   狗听了心里暗道:没想到龙这么快赶到我们前头去了,幸得出了意外,否则它就争到生肖王了。不行,得想个法子让它落后于我,谁叫它上次无缘无故把我掀到阴沟里去呢。

  我知道,我知道!我一早就看到憨老牛到山那边耕地去了。狗边说边指着与齐天峰相反的方向道,快去吧,要不就追不上啦!

  焦急的龙哪有心思再多考虑,唰地向狗指的方向飞去了。狗望着龙远去的背影忍不住笑道:真是糊涂龙,一句话就把你蒙住了。看你下次还敢不敢把我掀到沟里。

  鸡气鼓鼓地骂道:你这恶狗,龙上回只是不小心用尾巴扫了你一下,是你自己没站稳摔下水沟的,怎么能怪在龙身上呢?!

  你别乱说,我的事哪用得着你来管?!狗愤愤道。

  死恶狗,落水狗,我偏要管,偏要管,气死你!鸡边骂边向天上喔喔喔地啼。

  猪见狗跟鸡吵得不可开交,把背包用力一甩,怒道:真是鸡狗不宁!就知道吵架,到底还走不走?!说着迈开大步自个走了。鸡、狗见猪都走了,这才收了声跟在后头。

  太阳已悬在半空,蓝天白云下的齐天峰显得格外的伟岸峻拔。在齐天峰的半山腰,有一块大空地,四周的大树枝叶繁茂。此时猴子正在一棵大树上手搭凉棚,忽闪着眼睛察看四面八方。

  猴哥呀,你怎么还在这里,快去天庭争生肖王吧!小喜鹊飞到头顶劝道。

  不忙,不忙!猴子噌地跳到地面,一边搬水果一边摇头晃脑。猴子不是不急着去天庭,自打庙街报上名回来,它就立刻暗自选好了一条上天庭的捷径,只消在后山腰顺着蔓藤攀上去就能到达山顶。猴子心里盘算着今天到天庭去看热闹的动物很多,再加上选上的十一种动物都得经过这地方才能去天庭,不抓住这机会狠赚一笔更待何时?

  猴子一大早就在大树下摆上了石凳、石桌。它在石桌上摆了许多新鲜水果,又生了一堆火烧了一大壶水,像模像样地摆起了小摊。猴子把一切弄好后,倒挂在一根垂下来的树枝上摇来荡去地吹着口哨,等着动物们上来。

  这时,馋猫气喘吁吁地跑来了。猴子抓住树枝一荡,身子向前一跃,握住了馋猫的手:猫兄远道而来,吃些水果解解渴吧!猴子边说边递上一只大红桃子。
                      

  馋猫二话不说,拿了桃子就吃。猴子又倒上一杯茶递到猫的手上:猫兄慢慢喝,还有好多好吃的哩!猫正跑得精疲力竭,口干舌燥,见有那么多好吃的,也就放开肚皮靠在石桌上吃了起来。直吃得撑不下去了,方伸了伸腰,抹了抹嘴,一声不吭地就往山上冲。
  猴子见状一把抓住馋猫的衣襟,叫道:吃了就走啊?还没给钱呢!

  什么钱?馋猫一愣。

  我这里可是小商铺,不是吃白食的地方!猴子死死扯住猫的衣襟。

  又没写招牌,我怎么知道?!馋猫耍赖道。猴子立即举起放在石桌上的一块木牌:你睁大眼睛瞧瞧,这上面明明写着金猴铺。

  馋猫这才看见那木牌上真的像苍蝇拉屎般地写着金猴铺三个字。

  写得这么小谁认得到?!这跟打劫有什么两样!馋猫不屑一顾地推开木牌,恼怒地往前走。猴子又扯住猫的衣襟拼命往后拖:不给钱休想走!

  馋猫暴跳如雷,喝道:到底放不放手?再不放我揍你!猴子不甘示弱,腾出一只手扯住了馋猫的尾巴,馋猫转身抡起拳头照着猴子的头打了过来……

  站在树枝上的小松鼠喊道:打起来了!打起来了! 林子里的小鸟飞上枝头叽叽喳喳地叫道:快来看啊!打起来啦!猫猴大战啊!

  这边,馋猫抓住猴子的双肩用力一推,猴子被推倒在烧得正旺的火堆上,只听得滋滋滋,猴子的屁股冒起一阵阵烟,接着传来一股难闻的臭味。猴子痛得从火堆上一跃而起,回头一看屁股火红火红的,火烧火燎痛得它哭爹喊娘。据说,自此之后猴屁股就变得通红通红不长一毛了。

  猴子气急败坏,抓起石桌上的水果向馋猫狠狠砸去,一个,两个……水果像雨点般落在馋猫身上。围观的小松鼠、鸟雀们为猴子鼓掌助威:打啊,砸啊!打得好!打死馋猫!打死馋猫!

  猴子更来劲了,像耍杂技般地向馋猫扔水果:打死你!打死你这馋猫!

  猫边躲闪边后退,没留意刚好踩着一块水果皮,身子一滑禁不住往后倒去。这一倒可不得了,它身后是个大斜坡,啊,啊!馋猫骨碌碌滚下了山。

  馋猫在荆棘丛中往下滚,身上的衣服划破了,脸皮也划破了,山下不停传来它的惨叫声:啊!痛死我啦!痛死我啦!啊……这一仗,馋猫好惨,差点丢了命。   猴子听着山下不断传来馋猫的惨叫声,得意地摇头晃脑、手舞足蹈。转眼间,它看到地上砸得稀巴烂的水果,却再也笑不出来了。它趴在地上抚摸着烂水果抽泣道:该死的馋猫,你把我的金猴铺都咂了!猴子哭着哭着就往地上坐,屁股刚一着地,便感到火辣辣的痛,于是一跃而起又哭道:我的屁股啊!我的水果啊!

  但猴子很快就回过神来,边哭边开始整理水果铺。

  正在这个时候,老牛冲上了山腰,它一路庆幸多亏老鼠机灵,帮它脱围解困,心存感激。它见前面猴子向它招呼,顿时觉得饥肠辘辘,疲倦极了,便对背上的老鼠道:咱们去歇会,吃些东西再走吧?老鼠猛然也看见了猴子正向老牛打招呼,惊得慌忙躲到牛角下,生怕猴子见了它,向老牛揭穿它报名做属相的事,一听得老牛问它,忙又凑到牛耳旁道:牛大哥,这猴子很精,别上它当!齐天峰顶就在眼前了,等争得了生肖王再歇吧!

  老牛听得老鼠这么一说,心里对它愈发敬佩,于是猛吸口气振奋起精神朝山顶直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