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六合精选资料
六合资料_玄机资料_天线宝宝脑筋急转弯歇后语大全cd部
天线宝宝脑筋急转弯歇后语大全cd部
擦火柴点电灯——其实不然(燃)
擦亮眼睛更敢干——明目张胆
才输了当头炮——慌什么
才子和佳人——一对
才子配佳人——十全十美;恰好一对
财神爷吹牛——有的是钱
财神爷打官司——有钱就有理
财神爷发慈悲——有的是钱
财神爷翻脸——不认帐
财神爷摸脑壳——好事临头
财神爷敲门——福从天降;天大的好事
财神爷要饭——装穷
财主劫路——为富不仁
裁缝打狗——有尺寸
裁缝的顶针——当真(针)
裁缝的肩膀——有限(线)
裁缝的手艺——认真(纫针)
裁缝拿线——认真(纫针)
裁缝铺的衣服——一套一套的
裁缝师傅对绣娘——一个行当
裁缝师傅做衣服——有尺寸;千真(针)万真(针)
裁缝做嫁衣——替别人欢喜
裁缝做衣服——要良(量)心(身)
裁衣不用剪子——胡扯
彩虹和白云谈情——一吹就散
踩瘪了的鱼泡——泄气
踩凳子钩月亮——差得远;差远了
踩高跷的过河——半截不是人
踩死蚂蚁也要验尸——过分认真
踩着鼻子上脸——欺人太甚;太欺负人
踩着高跷过独木桥——艺高人胆大
踩着肩膀撒尿——成心糟踏人
踩着井绳当是蛇——胆小鬼
踩着石头过河——脚踏实地
踩着银桥上金桥——越走越亮堂
菜板上的肉——-任人宰割
菜刀切藕——片片有眼
菜刀剃头——与众不同;太悬乎
菜地里少水——蔫啦
菜锅里炒鹅卵石——不进油盐;油盐不进
菜篮子装泥鳅——走的走,溜的溜
菜园里长人参——稀罕事
菜园里的海椒——越老越红
菜园里的苦瓜——越老越红
菜园里的辘轳——由人摆布;任人摆布
菜园里的羊角葱——越老越辣
菜籽里的黄豆——数它大
蔡辐迎刘备——好话说尽,坏事做绝
参天的大树——高不可攀
蚕宝宝吃桑叶——胃口越来越大
蚕宝宝牵蜘蛛——私(丝)连私(丝)
蚕豆开花——黑心;黑了心
蚕肚子——私(丝)心
蚕爬扫帚——净找岔(杈)
苍蝇包网子——好大的脸皮
苍蝇打哈欠——没好气
苍蝇的肚子——有屈(蛆)
苍蝇的世界观——哪里臭往哪里钻
苍蝇掉在酱缸里——糊糊涂涂;糊里糊涂
苍蝇叮大粪——臭味相投
苍蝇叮鸡蛋——无孔不入
苍蝇叮菩萨——看错人头
苍蝇飞到牛胯上——抱粗褪
苍蝇飞进花园里——装疯(蜂)
苍蝇飞进牛眼里——自讨麻烦;自找麻烦
苍蝇跟屎壳郎做朋友——臭味相投
苍蝇会蜘蛛——自投罗网
苍蝇见粪堆——盯(叮)住不放
苍蝇落在臭蛋上——见缝下蛆
苍蝇落在蜜盆里——沾上了
苍蝇碰玻璃——看到光明无前途
苍蝇耍灯草——死中作乐;死快活
苍蝇推墙——自不量力;不自量
苍蝇围着鸡蛋转——没门;无门
苍蝇寻狗屎——臭味相投
苍蝇钻到瓶瓶里——处处碰壁
苍蝇钻茅房——沾腥惹臭
操场上捉迷藏——无地容身;无处藏身
曹操八十万兵马过独木桥——没完没了
曹操背时遇蒋干,胡豆背时遇稀饭——倒霉透了;真倒霉
曹操的人马——多多益善;越多越好
曹操杀蔡瑁——上当受骗;操之过急
曹操杀吕伯奢——将错就错
曹操用计——又尖又滑
曹操用人——唯才是举
曹操遇关公——喜不自喜
曹操遇马超——割须弃袍
曹操诸葛亮——脾气不一样
草把儿打仗——假充好汉
草把儿撞钟——不想(响)
草把子作灯——粗心
草包竖大汉——能吃不能干
草丛里的眼镜蛇——歹毒
草地上的蘑菇——单根独苗
草甸上的苇子——靠不住
草房上安兽头——配不上;不配
草棵里的蚂蟥——不是善虫
草里的斑鸠——不知春秋
草驴(母驴〕卖了买叫驴(公驴〕——胡捣腾
草帽戴在膝盖上——不对头
草帽破了顶——露头
草帽子端水——一场空
草人过河——漂浮不定
草人救火——自身难保
草上的露火——不长久
草绳子拔河——经不住拉
草鞋上拴鸡毛——飞快;跑得快
草鞋撞钟——打不响
草原上的百灵鸟——嘴巧
草原上的劲风——挡不住
草原上点火——着慌(荒)
草原上天气——变化多端
厕所顶上开窗子——臭气冲天
厕所挂牌——不是个厂
厕所里的茅缸——装死(屎)
厕所里挂表——有始(屎)有终(钟)
厕所里酒香水——香臭不分;香臭难分
厕所里寻灶王——找错了地方;搞错地方了
厕所里照镜子——臭美
茶杯盖上放鸡蛋——靠不住;不可靠
茶杯里放块糖——寿命不长
茶馆里摆龙门阵——想起什么说什么
茶馆里挂斧头——胡(壶)作(斫)非为
茶馆里伸手——胡(壶)来
茶壶掉了把儿——没嘴
茶壶里喊冤——胡(壶)闹
茶壶里开染房——无法摆布;不好摆布
茶壶里泡豆芽——受不完的勾头罪
茶壶里贴饼子——难下手;下不了手;无法下手
茶壶里洗澡——扑腾不开
茶壶里煮挂面——难捞
茶壶没肚儿——光剩嘴
茶壶煮牛头——下不去
茶里放盐——惹人嫌(咸)
茶铺子里的水——滚开
茶食店夫火——果然(燃)
茶碗打酒——不在乎(壶)
搽粉上吊——死要脸
搽米汤上吊——糊涂死了
拆房逮耗子——大干一场;得不偿失
拆了东篱补西壁——穷凑合;穷凑;顾此失彼
拆了楼房盖厕所——臭到顶
拆了茅房盖楼房——臭底子;底子臭;根子不净
拆了鞋面做帽沿——顾头不顾脚
拆庙搬菩萨——干脆利索;干净利索;收摊子
拆庙种灯草——有心(芯)无神
拆袜子补鞋——顾面不顾里
拆屋放风筝——只图风流不顾家
柴草人救人——自身难保
柴火上浇汽油——一点就着
柴油机抽水——吞吞吐吐
豺狼请客——绝无好事
豺狼请兔子的客——没好事;不是好事
馋狗等骨头——急不可待
馋鬼打灯笼——找吃的
馋鬼抢生肉——贪多嚼不烂
馋猫吃耗子——生吞活剥
馋人打赌——净是吃的
馋嘴巴走进药材店——自讨苦吃;自找苦吃
长坂坡上的赵子龙——单枪匹马
长虫吃高梁——顺杆爬
长虫吃蛤蟆——慢慢来
长虫打架——绕脖子
长虫戴草帽——细高挑儿(身材细长的人)
长虫当拐杖——靠不住;不可靠
长虫过乱石滩——绕来绕去
长虫过门褴——点头哈腰
长虫没眼——盲从(虫)
长虫爬进枪筒里——难回头;回头难
长虫碰壁——莽(蟒)撞
长虫吞针——扎心
长虫钻刺蓬——有去无回
长虫钻竹筒——难回头;回头难
长工的岁月——难熬
长工血汗钱——来之不易
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长江黄河里的水——无穷无尽
长江里的石头——经过风浪
长江水万里流——波涛滚滚
长江涨大水——来势凶猛
长颈鹿的脑袋突出——头扬得高;高人一头
长袍马褂瓜皮帽——老一套
长衫改夹袄——取长补短
长尾巴蝎子——毒极了;最毒
长线放风筝——慢慢来
长竹竿戳水道眼——一通到底
长竹竿进城门——难转弯;转不过弯来
长竹竿进巷道——直来直去;直进直出;直出直入
肠子不打弯——直性子
肠子痒了——不能挠
常胜将军出征——所向无故
常胜将军回朝——凯旋归来
常胜将军上疆场——不获全胜不收兵
唱歌不看曲本——离了谱
唱京戏拉单弦——变了调
唱木偶戏的——尽捉弄人
唱皮影戏的跌跟头——丢人打家伙
唱戏不拉胡琴——干嚎
唱戏打边鼓——旁敲侧击
唱戏的挨刀——不怕;无伤大体;无关大体
唱戏的穿玻璃鞋——名角(明脚)
唱戏的穿龙袍——成不了皇帝
唱戏的吹胡子——假生气
唱戏的打板子——一五一十
唱戏的点兵——名不副实
唱戏的掉眼泪——可歌可泣;装相;收买人心
唱戏的抖三抖——假威风
唱戏的教徒弟——幕后指点
唱戏的拿马鞭子——走人了
唱戏的念道白——自言自语
唱戏没主角——胡闹台
钞票洗额头——见钱眼开
超载的火车——任重道远
晁盖的军师——无(吴)用
朝天放炮——空想(响)
朝天椒——又尖又辣
朝天一箭——无的放矢
朝廷的太监——后继无人
朝廷老爷拾大粪——有福不会享
朝鲜人过年——要狗命
炒菜不放盐——乏味
炒菜的铁锅——腻透了
炒菜放油盐——理所当然
炒豆发芽——好事难盼
炒胡豆下酒——干脆;干干脆脆
炒韭菜搁葱——白搭
炒了的虾米——红人(仁)
炒面捏的妹妹——熟人
炒面捏娃娃——熟人
炒熟的黄豆——难发芽
炒咸菜不放盐——有言(盐)在先
车把式扔鞭子——没人敢(赶):谁敢(赶)
车道沟里的泥鳅——兴不起大浪
车翻了去驯马——晚了;迟了
车工三班倒——连轴转
车上拉客——宰(载)人
车有车道,船有船道——各有各的路
扯裤子补补丁——堵不完的窟窿
扯铃扯到半空中——空想(响)
扯乱了的丝线——找不到头
扯旗杆放炮——生怕别人不知道
扯起风帆又荡桨——有福不会享
扯起眉毛哄眼睛——自欺欺人,自骗自,自己哄自己
扯着胡子打秋千——谦虚(牵须)
扯足顺风篷——得势
臣民进皇宫——层层深入
沉香木当柴烧——用材不当
陈醋当酒喝——哭笑不得
陈谷做种子——难发芽
陈世美不认秦香莲——喜新厌旧
陈世美打轿夫——不识抬举
陈世美娶皇姑——喜新厌旧
陈世美做附马——喜新厌旧
晨雾炊烟——一吹就散
趁热打铁——赶紧;正在火候上
撑不开的伞——没骨头
撑船不用篙——放任自流;任其自流
撑船的老板——看风使舵
成吉思汗的兵马——所向无敌
成熟的花生果——满人(仁)
成天想蚕茧——只顾私(丝)
城隍的扇子——扇阴风
城隍老爷戴孝——白跑(袍)
城隍老爷发神经——鬼迷心窍
城隍老爷嫁女儿——鬼打扮
城隍老爷娶妻——抬轿的是鬼,坐轿的也是鬼
城隍老爷剃脑壳——鬼头鬼脑
城隍庙的菩萨——正襟危坐;不怕鬼
城隍庙的铁算盘——难算;算不清;不由人算
城隍庙里出告示——吓鬼
城隍庙里打官司——死对头
城隍庙里的鼓槌——一对儿
城隍庙里的猪头——有主的
城隍庙里挂弓箭——色(射)鬼
城隍庙里聚会——净是鬼
城隍庙里闹内讧——鬼打鬼
城隍奶奶接生——出了鬼胎
城隍奶奶烧柴灶——鬼火直冒
城隍菩萨的马——不见起(骑)
城隍菩萨拉二胡——鬼扯
城隍爷不穿裤子——羞死鬼;无耻
城隍爷掉井里,土地爷扒头看——不敢劳(捞)驾;劳(捞)不起大驾
城隍爷躲债——穷鬼
城隍与玉皇——有天地之别
城门洞的行人——来去自由
城门口的砖头——踢出来的
城门楼上乘凉——好出风头
城门楼上的哨兵——高手(守)
城门楼上挂猪头——架子不小;好大的架子
城门上挂大钟——群众观点
城墙上的草——风吹两边倒
城墙上点烽火——告急
城墙上赶麻雀——白费功夫;白费劲;枉费工
城墙上骑瞎马——好险;冒险;危险
城头上放风筝——出手高
城头上跑马——兜圈子;难转溜;转不过弯来
城头上栽花——高中(种)
城外头开钱庄——外行
乘飞机打伞——兜风
乘慢车来的人——不速之客
乘字底下丢了人——真乖
程咬金拜大旗——运气好;众望所归
程咬金的三斧头——虎头蛇尾
程婴告密搜赵式——舍儿救孤
秤锤扔到大海里——直线下降
秤杆掉了星——不识斤两
秤杆上的准星——分得出斤两
秤杆与秤砣——密不可分
秤秆子柱路——小心(星)点
秤钩吊在屁股上——自称自
秤钩子钓鱼——捞不着
秤蛇掉进鸡窝里——捣蛋
秤砣掉在厨柜里——砸人饭碗
秤砣过河——不服(浮)
秤砣囫囵吞——铁了心
秤砣碰铁蛋——硬对硬
秤砣砸核桃——看他硬到几时
秤砧掉在鼓上——不懂(扑通)
吃霸王的饭,给刘邦干事——不是真心
吃饱饭闲嗑牙——没事找事
吃豹子胆长大的——凶恶极了
吃不了兜着走——自担责任
吃得耳朵都动——味道好爽
吃灯草灰长大的——说话没分量
吃豆腐多了——嘴松
吃多了安眠药——不省悟
吃多了碎米——罗嗦
吃蜂蜜说好话——甜言蜜语
吃狗肉喝白酒——里外发烧
吃瓜子——吞吞吐吐
吃挂面不调盐——有言(盐)在先
吃罐头没刀——难开口;口难开;不好开口
吃过黄连喝蜜糖——苦尽甜来
吃海水长大的——管得宽
吃黄瓜蘸雪——乏味
吃鸡蛋不拿钱——混蛋
吃饺子不吃馅——调(挑)皮
吃酒陪新娘——装模作样;装样子
吃烤山芋——又吹又拍;吹吹拍拍
吃亏全在大意——末日来临
吃辣椒屙不下——两头受罪
吃狼奶长大的——凶恶极了
吃凉粉发抖——凉透心;冷透心
吃了白糖吃冰糖——乏味
吃了豹子胆——胆子不小;胆子大
吃了抄手吃馄饨——一码事
吃了秤秆——一肚子心眼
吃了定心丸——做事踏实
吃了海椒啃甘蔗——嘴甜心辣
吃了鸡下巴——爱搭嘴
吃了枯炭——黑心;黑了心
吃了雷公的胆——天不怕地不怕
吃了灵芝草——长生不老
吃了煤炭——火气冲天
吃了蒙汗药——动弹不得
吃了鸟枪药——火气冲天
吃了砒霜的老母鸡——抬不起头来
吃了三天斋就想上西天——功底还浅
吃了三碗红豆饭——满肚子相思
吃了烧茄子——多心
吃了窝脖鸡——憋气
吃了喜鹊蛋——乐开怀
吃了一包回形针——一肚子委屈(曲)
吃了一肚子响雷——胆大包天
吃了一筐烂石榴——满肚子坏点子
吃了一筐烂杏——心酸得很
吃了鱼钩的牛打架——勾心斗角
吃了早饭睡午觉——乱了时辰
吃了猪肝想猪心——贪得无厌;贪心不足
吃麻油唱曲子——油腔滑调
吃米不记种田人——忘本
吃棉花长大的——心软
吃面条找头子——多余
吃内脏的虫子——心腹之患
吃人不吐骨头——心狠手辣
吃人的老虎拍照——恶相;恶模样
吃人饭拉狗屎——没有人味;没人味
吃桑叶吐丝——肚里有货
吃虱子留后腿——小气
吃石头拉硬屎——顽固不化
吃屎狗难断吃屎路——本性难移
吃水不记掘井人——忘本
吃天鹅肉——痴心妄想;妄想
吃歪藤长大的——乱纠缠
吃苇坯拉炕席——满肚子瞎编;肚里编;嘴能编
吃窝头就辣椒——图爽快
吃乌龟皮——装王八孙子
吃稀糊糊游西湖——穷开心
吃咸鱼蘸酱——多余
吃香蕉剥皮——吃里爬(扒)外
吃药用冰糖作引子——又苦又甜
吃鱼不吐骨头——说话带刺儿
吃枣子不吐核——囫囵吞
吃斋的恶婆子——口素心不善
吃猪肉念佛经——冒充善人
吃竹竿长大的——直性人;直性子,
吃着海椒训人——说话带辣味
吃着黄连唱着歌——以苦为乐
吃着鸡,抓着鸭——贪得无厌;贪心不足
吃着梅子问酸甜——明知故问
吃着油条唱歌——油腔滑调
痴情碰冷遇——伤透心肝;伤透心;伤心
池里的王八塘里的鳖——一路货
池塘里的荷花——出污泥而不染
池塘里的荷叶——随风摆
池塘里的泥鳅——翻不起大浪
池塘里摸菩萨——劳(捞)神
赤膊上阵——要大干了
赤脚的和尚——两头光
冲瞎子问路——方向不明;找错了人
冲着和尚骂秃子——寻着惹气
冲着柳树要枣吃——故意刁难;有意为难
冲着姨夫叫丈人——乱认亲
虫吃沙梨——心里肯(啃)
虫蛀的扁担——经不住两头压
虫蛀的老槐树——肚里空;腹内空空
虫蛀的苹果——放到哪,烂到哪
虫子钻进核桃里——假充好人(仁);冒充好人(仁)
抽刀断水——汪费心机
抽了架的丝瓜——蔫了
抽了筋的老虎——塌了架
抽芽的蒜头——多心
抽烟不带火——沾光
抽烟烧枕头——怨不着别人
仇人打擂——有你无我
绸子布包狗屎——臭名在外
丑八怪搽胭脂——自以为美
臭虫爬到拜盒里——抓住理(礼)了
臭虫咬胖子——揩油;沾油水
臭豆腐下油锅——有点香
臭鸡蛋——甩了
臭水坑里的核桃——不是好人(仁)
臭蚊子——死叮
臭羊皮——不消(硝)
出东门,往西拐——糊涂东西
出洞的狐狸——贼头贼脑
出洞的老鼠——东张西望
出锅的大虾——卑躬(背弓)屈膝
出国的大轮船——外行(航)
出家人娶媳妇——不守规矩
出嫁的姑娘——有主
出了笼的黄雀——自由自在
出了土的笋子——冒尖;露头
出了窑的砖——定了型;定型了
出笼的馍馍烤着吃——欠火候
出炉的钢锭——定了型;定型了
出炉的红铁——找打
出炉的铁水——沾不得
出门带条狗——随人走
出门戴口罩——嘴上一套
出门两条腿——随人走
出门坐飞机——远走高飞
出山的猛虎——凶相毕露;势不可当
出水的芙蓉——一尘不染
出膛的子弹——不会拐弯;永不回头;决不回头
出头的钉子——先挨砸
出土的陶俑——总算有了出头之日
出土的竹笋——捂不住
出土文物——宝贝疙瘩;老古董
出污水沟又掉茅坑——倒霉透了;真倒霉
出衙门骂大街——没事找事
初八当重阳——不久(九)
初二三的月亮——不明不白
初睛露太阳——重见天日;开云见日
初生的牛犊——不怕虎
初生的娃娃——小手小脚
初一晚上走路——漆黑一片
初一夜里出门——处处不明
除夕夜守岁——送旧迎新
厨房里的馋猫——记吃不记打
厨房里的垃圾——鸡毛蒜皮
厨师熬粥——难不住
厨子搬家——另起炉灶
厨子剥葱——扯皮
厨子回家——不跟你吵(炒)了
锄头钩月亮——够不着
锄头刨黄连——挖苦
楚霸王举鼎——好大的力气
楚霸王困垓下——四面楚歌
楚霸王种蒜——栽到家了
楚霸王自刎——身败名裂
楚霸王自刎乌江——没脸回江东
楚汉相争——在谋不在勇
楚王拿晏子开心——辱人反被辱
楚庄王猜谜语——一鸣惊人
楚庄王理政——一鸣惊人
揣着明白说糊涂——装傻
穿背心戴棉帽——不相称
穿不破的鞋——底子好
穿草鞋上树——欠妥(拖)
穿的兔儿鞋——跑的倒快
穿钉鞋踩屋瓦——捅漏子
穿钉鞋拄拐棍——步步扎实
穿冬衣摇夏扇——不知冷热
穿革鞋戴礼帽——土洋结合
穿汗衫戴棉帽——不知春秋
穿紧身马褂长大的——贴心
穿没底鞋——脚踏实地
穿木履过摩天岭——走险
穿皮袄吃醪糟——周身人热
穿皮袄打赤脚——凉了半截
穿山甲拱泰山——攻不倒
穿蓑衣救火——迟早都要烧
穿兔子鞋的——跑得快
穿袜子没底——装面子
穿西装戴斗笠——土洋结合
穿新鞋走老路——因循守旧
穿着汗衫戴礼帽——不相称
传闲话,落不是——自讨没趣;自找没趣;无事生非
船舱里生小鸡——漂浮(孵)
船到江心才补漏——晚了;迟了
船到码头车到站——停止不前
船底下放鞭炮——闷声闷气;闷声不响
船后跟朝北——难(南)行
船开才买票——错过时机
船老大带徒弟——从何(河)说起
船老大敬神——为何(河)
船老大坐后艄——看风使舵
船上打伞——没天没地
船上开晚会——载歌载舞
船上人充油灰——慢慢来
船上人上岸——不(步)行
船上失火——有底
船头办酒席——难铺开
船脱离了水——行不通;走不通
疮口上贴膏药——揭不得
窗户上糊纸——一捅就破
窗户上走人——门外汉
窗户眼里看人——小瞧
窗口插桂花——里外香
窗台上种瓜——长不大
窗子小跳不进去——格格不入
床底下吹号——低声下气
床底下吹喇叭——低声下气
床底下堆宝塔——高也有限
床底下放风筝——飞不高
床底下关鸡——提醒你
床底下鞠躬——抬不起头来
床底下练武——施展不开
床底下抡大斧——不好使家伙
床底下支张弓——暗箭伤人
床上耍花枪——打不开场面
吹灯裹脚——瞎缠
吹灯讲故事——瞎说
吹灯捉虱子——瞎摸
吹鼓手办喜事——自吹
吹鼓手的肚子——气鼓气胀;气鼓鼓
吹鼓手分家——一人一把号
吹鼓手赶集——没事找事
吹鼓手叫阵——赛吹
吹鼓手跳舞——蹦着吹
吹火筒不通——赌(堵)气
吹火筒打鸟——不像腔(枪);不是真腔(枪)
吹糠见米——本小利大
吹牛皮赚钱——无本生意
吹气灭火——口气不小
吹唢呐的腮帮子——胀起来了
吹糖人出身——口气挺大
吹糖人的改行——不想做人
锤子炒菜——砸锅
春蚕到死——怀着私(丝)
春草闹堂——急中生智
春茶尖儿——又鲜又嫩
春分得雨——正逢时
春天的柳树枝——落地生根
春天的萝卜——心虚
春天的毛毛雨——贵如油
春天的蜜蜂——闲不住
春天的树尖——一天变个样
春天河边——富有诗(湿)意
春夏秋冬——年年有
椿树上的虱子——懒相(象)
瓷公鸡,玻璃猫——一毛不拔
瓷盘里的珍珠——明摆着
辞去先生去做贼——不务正业;不于正经事
刺笆(荆棘〕林里的斑鸠——不知春秋
刺笆林中的苦蒿——没人睬(采)
刺拐棒弹棉花——越整越乱
刺猬的脑袋——不是好剃的头
刺猬发怒——炸毛了
刺猬皮包钢针——里外扎手
刺猬在巴掌上打滚——碰到棘手事;棘手
从河南到湖南——难(南)上加难(南)
从火坑里爬出来的好汉——死里求生
从楼上摔下一筐子鸡蛋——没有一个好的;没有一个好货
从污水缸跳到粪池里——越搞越臭
从小娇惯的公主——随心所欲
从斜门里看人——怎么看怎么歪
从盐店里闹出来的伙计——闲(咸)得发慌
粗石头性子——一碰就发火
醋厂里冒烟——酸气冲天
醋泡辣椒——又酸又辣
醋瓶子打飞机——酸气冲天
醋坛子打酒——满不在乎(壶)
醋坛子里泡胡椒——尝尽辛酸
崔鸯鸯送张生——一片伤心说不清
淬过火的钢条——宁折不弯
错把洋芋当天麻——不知好歹;好歹不分
错公穿了错婆鞋——错上加错
搭梯子上天——走投无路
妲己的子孙赴宴——露了尾巴;现了原形
打败的鹌鹑斗败的鸡——上不了阵势
打败的士兵——垂头丧气
打抱不平的说理——仗义执言
打柴的下山——担心(薪)
打醋的进当铺——走错了门;找错了门
打灯笼赶嫁妆——两头忙
打电报买车票——急上加急
打掉牙往肚里吞——忍气吞声
打发闺女娶媳妇——两头忙
打翻了的田鸡笼——一团糟
打更人睡觉——做事不当事
打花脸照镜子——自己吓唬自己
打坏了的玻璃瓶——废物
打架揪胡子——谦虚(牵须)
打酒只问提壶人——错不了
打开棺材喊捉贼——冤枉死人
打开闸门的水——滚滚向前
打烂锅头——没得主(煮)
打了盘子对碗沿——不对碴
打了兔子喂鹰——好处给了恶人
打锣找孩子——丢人打家伙
打鸟瞄得准——一目了然
打破脑壳充硬汉——活受罪
打破嘴巴骂大街——血口喷人
打起脸来演戏——粉墨登场
打枪不瞄准——无的放矢
打伞披雨衣——多此一举
打蛇打到七寸上——恰到好处
打手击掌——一言为定
打水不关水龙头——放任自流;任其自流
打死儿子招女婿——图新鲜
打疼了疯狗——反咬一口
打铁不用锤——硬充能耐
打铁的拆炉子——散伙(火)
打铁卖粮——各干一行
打兔子捉到黄羊——格外好;捞外块
打下去的桩头——定了
打一巴掌揉三揉——假仁假义;虚情假意
打油钱不买醋——专款专用
打鱼卖钱抽大烟——水里来,火里去
打鱼人回家——不在乎(湖)
打掌的敲耳朵——离题(蹄)太远
打肿脸充胖子——不懂装懂
打准腰部才罢休——正中下怀
打着公鸡生蛋——强人所难
打着手电筒走夜路——前途光明
打着兔子跑了马——得不偿失
打字机上的字盘——横竖不成话
大白公鸡下花花蛋——离奇;太离奇
大白天打劫——明目张胆
大白天遇见阎王爷——活见鬼
大便带出个擀面杖——恶(屙)棍
大虫打哈哈——笑面虎
大虫头,长虫尾——虎头蛇尾
大刀斩小鸡——小题大作
大肚子罗汉写文章——肚里有货
大粪车出村——装死(屎)
大风吹倒帅字旗——出师不利
大风吹翻麦草垛——乱糟糟
大风地里点灯——难看
大风天吃炒面——难开口;口难开;不好开口
大风天的油灯——吹了
大夫摆手——没治了
大缸里放针——粗中有细
大缸里模鱼——没跑;跑不了
大个子盖小人被——顾头不顾脚
大个子站在矮檐下——抬不起头来
大姑娘拜天地——头一回;头一遭
大姑娘抱孩子——人家的;帮忙的
大姑娘当媒人——先人后己;自顾不暇;有嘴讲别人,无嘴说自己
大姑娘的长辫子——往后甩;甩在脑后了
大姑娘的脊粱——女流之辈(背)
大姑娘的心事——摸不透
大姑娘讨饭——死心眼;拉不开脸面
大姑娘想婆家——难开口;口难开;不好开口
大姑娘绣花——细功夫;九曲十八弯
大姑娘绣嫁衣——穿针引线;细功夫
大姑娘养孩子——费力不讨好;吃力不讨好;费劲不落好
大姑娘掌钥匙——有职无权;当家不做主
大姑娘坐花娇——迟早一回;迟早有一次
大观园里的闺秀——四体不勤,五谷不分
大管子套小管子——不对口径
大闺女的围巾——绕脖子
大闺女买假发——随便(辫)
大闺女盼郎——朝思暮想
大海大洋里的小舟——不着边际
大海的潮水——时起时落
大海翻了豆腐船——水里来,水里去
大海里捕鱼,深山里打猎——各吃一方
大海里的浮萍——没着落
大海里的浪涛——波澜壮阔
大海里的沙粒——数不清
大海里的水——到哪里哪里嫌(咸);到哪哪嫌(咸)
大海里丢针——没处寻;难寻
大海里吐唾沫——不显眼
大海里下竿子——不知深浅
大河边上的望江亭——近水楼台
大河里淌下卧单来——刘(流)备(被)
大河里洗手——干干净净
大河里一泡尿——显不着
大河漂油花——一星半点
大胡子——难题(剃)
大火报警——一鸣惊人
大伙都唱一个调——异口同声
大鸡不吃碎米——看不上眼
大家看电影——有目共睹
大江边的小雀——见过风浪
大江里的水泡——渺小
大江里一泡尿——有你不多,无你不少
大将军骑马——威风凛凛
大脚穿小鞋——难受;钱(前)紧;迈步难;硬撑;死撑;难进
大街得信小街传——道听途说
大街上卖笛子——自吹
大街上生私孩子——当众出丑
大卡车开进小巷子——难转弯;转不过弯来
大口啃住包子馅——抓重点
大老粗看佛经——茫然不懂
大理石做门匾——牌子硬
大力士背碾盘——好大的力气
大力士耍扁担——轻而易举
大力士绣花——力不能及;力不从心;心有余而力不足;不对劲
大梁柁做文明棍儿——大材小用
大龙不吃小干鱼——看不上眼
大路旁的小草——有你不多,无你不少
大路上的电杆——靠边站
大路上的砖头——绊脚石
大路上载葱——白费功夫;白费劲;枉费工
大轮船靠小港——挨不上
大轮船下锚——稳稳当当
大麻籽喂牲口——不是好料
大麦芽做饴糖——好料子
大门口的春联——年年有
大门口吊马桶——臭名在外
大门上插秧——有门道(稻)
大门上的对联——一对红
大门上挂扫把——臊(扫)脸
大米的弟弟——小米
大眠起来的春蚕——满肚子私(丝)
大拇指卷煎饼吃——自吃自;自咬自
大拇指头抠耳朵——进不去
大年初一拜年——你好我也好;彼此彼此;彼此一样
大年初一吃面条——移风易俗
大年初一吃窝头——不香
大年初一串门——见人就作揖
大年初一的袍子——借不得
大年初一翻皇历——头一回;头一遭
大年初一见了面——尽说好话
大年初一看历书——日子长哩
大年初一没月亮——年年都一样
大年三十的案板——家家忙
大年三十的烟火——万紫千红
大年三十看皇历——没期啦;没日子啦
大年三十晚上熬稀粥——年关难过
大年五更出月亮——头一回;头一遭
大胖子穿小褂——不合身
大胖子骑瘦驴——不相称
大胖子跳井——深不下去;不深入
大胖子跳橡皮筋——软功夫
大胖子推磨——杜撰(肚转)
大胖子下山——连滚带爬
大胖子学游泳——浮力大
大胖子作前滚翻——滚球
大炮打群狼——一哄(轰)而散
大炮的性子——爱轰
大炮轰苍蝇——不够本钱;不够本;不上算;大材小用;白费功夫
大炮上刺刀——远近全能对付
大炮筒子——不转向;不会拐弯
大巧背小巧——巧上加巧
大热天吃炒豆——干脆;干干脆脆
大人不记小人过——宽宏大量
大舌头读报——含糊其辞;含含糊糊
大师傅打蛋——各个击破
大石板上青苔毛——长不了
大石板压蛤蟆——鼓不起劲来
大石沉海——一落千丈
大石头压死蟹——以势压人
大树底下晒太阳——阴阳不分
大树上吊个口袋——装疯(风)
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
大水冲了菩萨——绝妙(庙)
大水缸里捞芝麻——难找
大蒜剥皮——层层深入
大蒜调冻豆腐——难办(拌)
大蒜发芽——多心
大铁锤敲铜锣——响当当;当当响
大厅中央挂字画——堂堂正正
大头鱼(鳕鱼)背鞍子——跑江湖
大头针包饺子——扎心
大腿上挂篷帆——一路顺风
大腿上贴门神——走了神
大腿上贴商标——走到哪宣传到哪
大碗盖小碗——管得拢
大网捕小鱼——劳而无功;有劳无功
大雾天放鸭子——有去无回
大雾天看山峰——渺茫
大瞎子看告示——装模做样
大象逮老鼠——有劲使不上;有力无处使
大象的鼻子——能曲能伸
大象的屁股——推不动
大象呼吸——双管齐下
大象口里拔牙——难办
大象抓凤凰——眼高手低
大象走路——稳稳当当;稳当当的
大象嘴里拔牙——胆子不小;胆子大;难办;好大胆;好大的胆子
大雪落在大海里——看得见,摸不着
大烟鬼的牙——黑啦
大烟鬼拉车——有气无力;少气无力
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
大眼贼碰上仓老鼠——大眼瞪小眼
大雁吃莲秆——直脖啦
大雁东南飞——趾高气扬
大雁跟着飞机跑——落后
大爷和太爷——只差一点;差一点
大阴天吃凉粉——不看天气
大鱼嘴边的虾子——跑不了
大丈夫有肚量——能屈能伸
大轴里套小轴——话(画)里有话(画)
大字丢了横——冒充人;装人样
大嘴乌鸦吃食——一副贪相
呆女嫁痴汉——谁也不嫌谁
呆子把脉——摸不着
呆子吃盖杯——四下无门
呆子哼曲子——没谱
呆子看戏——光图热闹
呆子求情——有理说不清;讲不清道理
代别人写情书——不是真心
带了秤杆忘了砣——丢三拉四
带着秤杆买小菜——斤斤计较
带着碗赶现成饭——白吃
逮了兔子死了鹰——得不偿失
戴草帽亲嘴——差一截子;差一大截;对不上口
戴穿了的帽子——出头了
戴大红花回朝——大功告成
戴斗笠坐席子——独霸一方
戴钢盔登脚手架——硬着头皮上
戴钢盔爬树——硬着头皮上
戴礼帽的偷书——明白人办糊涂事
戴上笼头的小毛驴——听人使唤
戴着帽子找帽子——糊涂到顶了
戴着面罩做人——其貌不扬
戴着墨镜倒骑驴——尽走黑道
戴着眼镜买车轴——各对其眼
黛玉焚稿——忍痛割爱
单箭射双雕——一举两得
单枪匹马上阵——孤胆英雄
单身汉跑江湖——无牵挂;无牵无挂
单身汉碰到和尚——尽光棍;全是光棍
单眼看花——一目了然;白费功夫;白费劲;枉费工
单眼挑媳妇——一眼看中
担心手臂比腿粗——多作
担雪填深井——误人不浅;白费功夫;枉费工
担着苦瓜乐本——没谱儿了
胆小鬼当兵——上不了阵
胆小鬼的眼睛——见啥怕啥;见什么都怕
胆小鬼走夜路——提心吊胆
胆汁滴在眉毛上——眼前苦;苦在眼前
弹弓打飞机——差得远;差远了;挨不上
蛋打鸡飞——两头空
当兵的背算盘——找仗(帐)打
当兵的垒灶——安营扎寨
当官不坐高板凳——平起平坐
当官的拍桌子——惊堂
当和尚不撞钟——白吃
当了皇帝想成仙——贪得无厌
当面锣,对面鼓——明打明敲
当铺里卖孩子——贱人
当天和尚撞天钟——得过且过
当衣服买酒喝——顾嘴不顾身
当着阎王靠判宫——没有好下场
挡风玻璃做锅盖——明受气
刀把老鼠——刁
刀尖上走路——玄乎
刀口遇滚水烫——疼痛难忍
刀劈毛竹——迎刃而解;干脆利索;干净利索;一分为二
刀切大葱——两头空
刀刃上抹鼻涕——难下手;下不了手;无法下手
刀剜黄连木——刻苦
刀下的绵羊——任人宰割;随人宰割
刀子切元宵——不愿(圆)
刀子上打滚——身子硬
刀子嘴,豆腐心——嘴硬心软
倒背手看鸡窝——不简单(拣蛋)
倒吊的腊鸭——一嘴油
倒粪倒出耙齿——又臭又硬;臭硬
倒糠拍箩——一点不留
倒了油瓶不扶——袖手旁观;懒到家了
倒骑毛炉——往后瞧
倒瓤的冬瓜——一肚子坏水
倒爷发家——不义之财
捣蒜剥葱——各管一工
捣蒜槌子打鼓——懂(冬)
到火神庙求雨——找错了门
到了黄山想泰山——这山望着那山高
到了火车站——鬼(轨)多
到了山顶想上天——贪得无厌
道士吹螺号——吓鬼
道士舞大钳——少见(剑)
道士遭雷打——作法自毙
道士捉妖——有福(符)
稻草包黄鳝——溜啦
稻草肚子棉花心——虚透了
稻草秆打人——软弱无力
稻草灰——随人捏
稻草人放火——-害人先害已
稻草绳子拔河——经不住拉
稻秆敲锣——不响
稻田里的稗子——你算哪棵苗
稻田里拉犁耙——拖泥带水
稻子去了皮——白人(仁)儿
得病不吃药——熬
得阑尾动手术——除恶务尽
得陇望蜀——贪得无厌;贪心不足
得牛还马——礼尚往来
得鱼丢钩——忘恩负义
灯草撑屋梁——做不了主(柱)
灯草打老牛——无关痛痒;不痛不痒
灯草抵门——靠不住;不可靠
灯草灰过大秤——没分量
灯草灰咽肚里——说话没分量
灯草剖肚——开心
灯草烧灰——飘飘然
灯草织布——枉费心机
灯草做火把——一亮而尽
灯蛾扑火——惹火烧身;引火烧身;自焚
灯笼点蜡烛——心里亮;肚里明
灯笼救火——自焚
灯笼救人——自焚
灯笼做枕头——承受不起;难撑。
灯谜晚会——耐人寻味
灯下点烛——白费蜡
灯芯草挑刺——太软
灯盏添油——不变心
灯盏无油——光费心(芯)
登上泰山想升天——好高骛远
登太行望运河——远水不解近渴
蹬着刀尖进虎口——步步危险
蹬着耗子当成牛——吹的
蹬着梯子上天——没门儿
等公鸡下蛋——没指望
凳子比桌子还高——没大没小
凳子上抹石灰——白挨
瞪着眼吹死猪——长吁短叹
低头狗——暗下口
笛子吹火——到处泄气
地府里屙屎——懒鬼
地瓜地里种豆角——纠缠不清
地瓜冒热气——熟透了
地窖里聊天——说黑话
地里的庄稼苗——顺风倒
地上的蚂蚁——数不清
地上的野草——除不尽
地上的影子——你走他也走
地上栽电杆——正直
地主老爷的碗——难端
弟兄俩分家——单干;另起妒灶
点火的爆竹——一肚子气
点火上轿——照价(嫁)
点了黄豆不出苗——孬种;不是好种
点名不到——没出席
电灯泡上点香烟——其实不然(燃)
电灯照雪——明明白白;明白
电风扇的脑袋——专吹冷风
电话断了线——说不通
电话局的话务员——耳听八方
电线杆当套马杆——用材不当
电线杆顶上雕花——手艺高
电线杆上插土豆——大小是个头
电线杆上挂邮箱——高兴(信)
电线杆上拉胡琴——大老粗
电线杆上晒衣服——好大的架子
电线杆做牙签——进不了口
电线上的风筝——缠上了
电影里放电视——戏中有戏
电子显微镜——明察秋毫
店铺里的蚊子——吃客
垫着被盖睡觉——高枕无忧
叼着鲜花放屁——美不遮丑
貂蝉嫁吕布——英雄难过美人关
碉堡里伸机枪——伺机伤人
雕花师傅戴眼镜——精雕细刻
吊骆驼上楼——费力不讨好
吊起的冬瓜——头重脚轻
吊扇下面拉家常——讲风凉话
吊死鬼打花脸——色鬼
吊死鬼瞪眼——死不瞑目
吊死鬼照镜子——自己吓唬自己
钓上来的鱼——自己上钩
钓鱼钩变成针——以曲求伸
掉见草地——满心欢喜
掉进冰水里——寒心
掉进染缸里——一世洗不靖
掉进水里的手鼓——打不响
掉了箍的水桶——散了板
掉毛的麒鳞——不如生
掉下井的秤砣——扶(浮)不上来
掉在油缸里的老鼠——滑头滑脑
跌倒还要抓把沙——不落空
跌下崖的汽车——翻了
碟子里的开水——三分钟的热劲
碟子里洗澡——不知深浅
碟子里栽牡丹——根底浅
丁丁猫挖眼睛——不要脸
钉耙戴斗笠——尖上拔尖
钉头碰着铁头——硬对硬
钉子烂了顶——抠不出来
顶大风过独木桥——担风险
顶刀子求雨——豁出命来
顶风撑船——上劲;划不来
顶风放屁——自己搞臭自己;自臭自
顶架的牛——好斗
顶粱柱当柴烧——屈材;屈了材料
顶石头上山——多此一举
顶头上长眼睛——目中无人
顶着碾盘唱戏——自讨苦吃;自找苦吃
顶着娃娃骑驴——多此一举
定航的班机——继往开来
丢金碗拣木勺——得不偿失
丢了斗笠——冒(帽)失
丢了砍柴刀打樵夫——忘本
丢了铁锤担灯草——拈轻怕重
丢了羊群拣羊毛——大处不算小处算
丢了邮包——失信了
丢下黄羊打蚊子——不知哪大哪小
丢下犁耙拿雪帚——里里外外一把手
东方欲晓——渐渐明白
东家的饭碗——难端
东篱补西壁——顾此失彼
东吴杀人——嫁祸于人;移祸于曹
东吴招亲——弄假成真
东岳庙的二胡——鬼扯
冬瓜大的茄子——不论(嫩)
冬瓜钱算在葫芦上——混帐
冬瓜敲木钟——没多大响声
冬瓜上霜——两头光
冬瓜下山——滚了
冬天吃梅子——寒酸
冬天打雷——没有的事;不可能
冬天的腊鸭——硬撑;死撑
冬天的癞蛤蟆——装死
冬天的蚂蚁——不露头
冬天的泡桐树——光棍一条
冬天的旋风——成不了气候
冬天的竹笋——出不了头
冬天喝凉水——寒心
冬天卖凉粉——不识时务
冬天摇蒲扇——不知春秋
冬天种麦子——怪哉(栽)
冬天坐长椅——坐冷板凳
冬月里的甘蔗——甜在心上;甜透了心
冬至己过——来日方长
冬爪熬清汤——乏味
董存瑞炸碉堡——视死如归
董卓进京——不怀好意;来者不善
动物园里的长颈鹿——身高气傲
冻豆腐——难办(拌)
冻河上赶鸭子——大家耍滑
洞房里过十五——花好月圆
洞庭湖里的野鸭——无人管
洞庭湖里捞针——想得到,办不到;白日做梦
洞庭湖里漂根草——渺小
兜里的钱,锅里的肉——跑不了
斗败的老牛——不服气
斗大的线团子——难缠
斗大的字不识半口袋——睁眼瞎
斗鸡上阵——横眉竖眼;劲头十足
斗笠出烟——冒(帽)火
斗篷烂边——顶好
豆饼充饥——白欢喜;空欢喜;空喜一场
豆饼干部——上挤下压
豆腐板上下象棋——无路可走
豆腐拌腐乳——越弄越糊涂;越搞越糊涂
豆腐挡刀——自不量力;不自量;招架不住
豆腐店的买卖——软货
豆腐店里的东西——不堪一击
豆腐垫床脚——白挨
豆腐掉在痰盂里——洗不清;洗不净
豆腐炖骨头——有软有硬
豆腐耳朵——爱听谗言
豆腐坊的石磨——道道多
豆腐干煎腊肉——有言(盐)在先
豆腐垒基脚——底子软
豆腐脑儿挑子——两头热
豆腐盘成肉价钱——不合算
豆腐身子——经不起摔打
豆腐渣包饺子——捏不拢;难捏合;素里不一;用错了馅
豆腐渣擦屁股——没完没了
豆腐渣炒樱桃——有红有白
豆腐渣垫地基——底子软
豆腐渣糊门——不沾(粘)板
豆腐渣下水——轻松;散了;一身松
豆腐渣蒸馒头——散了
豆腐做匕首——软刀子
豆芽拌粉条——内外勾结;里勾外连
豆芽包饺子——内中有弯
豆芽的一生——总受压
豆芽做拐杖——嫩得很;太嫩;靠不住;不可靠
豆渣糊窗户——两不沾(粘)
逗猫惹狗——无事生非
逗猫上柱——诱惑
逗哑巴挨口水——自讨没趣;自找没趣
毒日头下的雪人——快垮了
毒蛇出洞——伺机伤人
毒蛇进竹筒——一头钻到底
毒蛇爬行——没正道
毒太阳底下的露水——就要干了
毒蜘蛛织网——碰不得
读书人当兵——能文能武;文武双全
独膀子打拳——露一手
独臂老人作揖——有一手;露一手
独根灯草——一条心
独根蜡烛——无二心
独桨撑船——过不得大海
独脚凳——站不住
独木桥——难过
独木桥上唱猴戏——不要命;玩命干
独木桥上散步——走险
独木桥上走骆驼——担风险的事
独眼看戏——一目了然
独眼龙看电影——一目了然
堵住笼子抓鸡——稳拿;一个也跑不了
赌场里的赌棍——孤注一掷
杜十娘的百宝箱——全部家当在里头
肚里长牙齿——心里狠
肚里肠子一丈五——没变心
肚里吃了鞋帮——心里有底
肚里开飞机——内行(航)
肚里容不得一根毛——心胸太小
肚里装着冰坨子——说话冷冰冰硬梆梆
肚皮里安电灯——心里亮;肚里明
肚皮上磨刀——好险;冒险;危险
肚脐打呵欠——妖(腰)气
肚脐眼插钥匙——开心
肚脐眼长笋子——胸有成竹
肚脐眼儿点灯——心照不宣
肚脐眼里藏书——满腹经文
肚脐眼里点眼药——心里有病
肚脐眼里说话——妖(腰)言;谣(腰)言
肚脐眼里通电——心明眼亮
肚痛点眼睛——胡摆治;无济干事;不济事
肚子饿了填黄连——自讨苦吃;自找苦吃
肚子里长草——闹饥荒
肚子里长瘤子——心履之患
肚子里撑船——内行(航)
肚子里磨刀——内秀(锈);秀(锈)气在内
肚子里塞石头——心里沉重;心里负担太重
肚子里照火笼——自家心里明白
渡船过河——划得来
镀金的佛像——华而不实
端公打令牌——吓鬼
端公打坐——装神弄鬼
端里的泥象——有人样,没人味
端水缸救人——费力不小,收获不太
端午节拜年——不是时候
端午节吃饺子——与众不同
端午节划龙舟——载歌载舞
端午节卖历书——过时货
端午节赛马——走着瞧
端着鸡蛋过山涧——操心过度(渡)
端着鸡蛋走夜路——提心吊胆
短板子搭桥——不顶用;不顶事
短木搭桥——难到岸
断了半边腿的蝎子——团团转
断了翅膀的凤凰——神气不了
断了翅膀的鸟——飞不高
断了发条的钟——不走了
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没骨气
断了捻子炮仗——不想(响)
断了腿的老虎——欲凶无力
断了腿的螃蟹——跑不了
断了腿的青蛙——没跑;跑不了
断了弦的二胡——不想(响)
断了线的风筝——身不由己
断了线的梭子——自钻空子
断了线的珠子——提不起来
断了轴的手推车——不走了
断藤的西瓜——满地乱滚
断尾巴靖蜒——有头无尾
断线的喇叭——不声不响
缎子被面麻布里——表里不一
锻工的榔头——趁热打铁
对空撒灰——害人先害己
对门吹笛子——斗气
对牛吟诗——不入耳;难入耳
对天鸣枪——吓唬人
对阵下棋——调兵遣将;纸上谈兵
对着穿衣镜作揖——自我崇拜
对着棺材唱大戏——死不听
对着棺材许愿——哄死人
对着镜子扮鬼脸——丑化自己
对着镜子亲嘴——自爱;自欺欺人;自骗自;自己哄自己
对着镜子说话——自言自语
对着镜子说漂亮——自我欣赏
对着聋子打鼓——充耳不闻
对着桑树骂槐树——指桑骂槐
对着水缸吹喇叭——有原因(圆音)
对着坛子打屁——憋气;憋得难受
对着砚台梳头——没影的事
对着张飞骂刘备——寻着惹气
对着赵云摔阿斗——收买人心
碓窝里舂米——实(石)打实(石)
碓窝里舂夜叉——捣鬼
碓窝里栽葱——根子硬
碓窝吞下肚——实(石)心眼
蹲在茅坑问香臭——明知故问
蹲在皮球里过日子——受尽窝囊气
钝刀切肉——不快
钝镰刀割麦——拉倒
多吃了盐巴——爱管闲(咸)事
多年的寡妇——老手(守)
多年的朋友——老交情
多年的师傅——老把式
垛泥匠不拜佛——心里有底
垛塑匠不敬泥菩萨——谁不知道谁
躲过野牛碰上虎——一个更比一个凶;一个比一个恶
躲雨躲到城隍庙——尽见鬼
躲在暖房的小偷——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