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六合精选资料
六合资料_后语大全_天线宝宝脑筋急转弯opqrstuvwsyz部分
脑筋急转弯歇后语大全opqrstuvwsyz部


偶像面前磕头——毕恭毕敬
藕丝炒黄豆芽——勾勾搭搭
爬竿比赛——看谁上得快
爬楼梯跌跤——爬得越高摔得越重
爬山虎的本领——会己结
爬上马背想飞天——好高鹜远
拍大腿吓老虎——一点没用
拍马屁拍到马嘴上——会咬一口
拍马屁拍到蹄子上——倒挨一脚
拍拍屁股就走——不管了
排笔绘画——线条太粗
排队梳辫子——一个一个来
排骨烧豆腐——有硬有软
牌楼下躲雨——暂避一时
潘金莲熬药——暗地里放毒
潘金莲给武松敬酒——不怀好意
潘金莲敬酒——丑话说在前
盘山公路上开车——要善于转弯
判官办案——吓死人
判官演魔木——尽耍鬼把戏
盼望出太阳的姑娘——热情(晴)人
螃蟹教子——不定正道
螃蟹拉车——不走正道;使横劲
螃蟹娶亲——尽是王八
螃蟹吐沫——没完没了
胖大海掉进黄连水——苦水里泡大的
胖婆娘过窄门——门当(挡)户对
胖子穿小褂——不合身
抛球招亲——未必如意
跑步比赛——你追我赶
跑了虾公捉到鲤鱼——理更好
跑了羊修圈——防备后来
跑马使绊子——存心害人
泡泡糖粘住糯米饭——扯也扯不开
泡软了的豆子——不干脆
泡透的土墙——不久长
喷火器的脾气——张口就发火
盆子里摆鸡蛋——不数的几个
盆子里摆山水——假景
膨胀的皮球——一肚子气
捧着金碗当乞丐——高兴得发傻,何必求人
捧着金碗要饭吃——装穷叫苦
捧着泥鳅——耍滑头
披麻救火——自讨苦吃
披蓑衣救人——惹火(祸)上身
砒霜拌姜汁——毒辣
砒霜里浸辣椒——毒辣透顶
皮裤套皮裤——定有缘故
皮箩里洗虾公——一个也跑不了
皮球擦油——又圆又滑
皮球掉在油缸里——又圆又滑
皮球落水——浮在表面
皮球上戳了一刀——泄了气
皮球上磨刀——泄气
皮软骨头硬——表面和气
皮条打人——该收拾
皮娃娃砸狗——招你不当人
皮鞋打蜡——一时光
皮影戏——一牵就走
屁股底下安弹簧——一蹦老高
屁股上插针——越隐越深
屁股上持锯子——截断后路
屁股上打花脸——哪有人样
屁股上画眉眼——好大的面子
屁股坐在鸡蛋上——一塌糊涂
骗子赌钱——耍手腕
拼死吃河豚——一命搏一命
贫血病人——脸上无光
平地里起坟堆——无中生有
平光镜——八面光
屏风上贴门神——话(画)中有话
瓶口封蜡——滴水不漏
瓶子里的苍蝇——没有出路
泼妇搽粉——只图脸上好看
婆婆一个说了算——没公理
婆婆嘴吃西瓜——滴水不漏
婆媳吵架儿子劝——左右为难
迫击炮打蚊子——小题大作
迫击炮对机关枪——半晌回一句
破被子包珍珠——好的在里面
破表——没准儿
破茶壶掉进水里——几头进水
破大褂——没理(里)
破罐子——甩了
破夹袄上绣牡丹——图表面好看
破饺子——溜边了
破喇叭——别吹了
破梁做根烧火棍——大材小用
破麻袋装着烂套子——不是好货
破棉袄套绸衫——装面子
破皮球,烂轮胎——到处泄气
破皮球缝帽子——不成器(盛气)
破琵琶——不好谈(弹)
破网打鱼——瞎张罗
破网捞虾——落空
破屋门——老得用棍儿顶着
破蒸笼蒸馒头——浑身出气
剖腹藏珍珠——爱财不爱命
剖腹藏珠——要钱不要命
剖腹献肝胆——死尽忠心
剖开墨鱼肚——一付黑心肠
剖鱼得珠——喜出望外
菩萨的长虫——佛口蛇心
菩萨的胡须——人造的
菩萨的胡子——人安的
菩萨的心肠——软的
菩萨掉大河里——留(流)神
菩萨坐冷庙——孤苦伶仃
葡萄架下乘凉——舒适
葡萄汁充花露水——不是哪块香料
七八月的南瓜——皮老心不老
七尺汉子六尺门——不得不低头
七擒孟获——叫他口服心服
七石缸里捞芝麻——费功夫
七仙女嫁董永——采取主动
齐桓公用董仲——不记前仇
骑老牛追快马——望尘莫及
骑楼下躲雨——暂避一时
骑驴看唱本——看多少算多少
骑驴拿拐杖——多此一举
骑驴望着坐轿的——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骑马背包袱——全在马身上
骑马不带鞭子——拍马屁
骑马过独木桥——回头难
骑马过闹市——岂有此理
骑马上独木桥——回不得头
骑马上天山——回头见高低
骑马时间少,擦镫时间多——本末颠倒
骑毛驴不用赶——道熟
骑毛驴有用赶——道儿良好
骑牛找牛——老糊涂
骑牛追马——望尘莫及
骑着骆驼吃包子——乐颠了馅儿
骑着骆驼赶的鸡——不识高低
棋盘里的老将——出不了格
棋盘上的士象——不离将
棋盘中的子儿——捻一下,动一步
旗杆顶上拉胡琴——唱高调儿
旗杆上的灯笼——高明
旗杆上挂地雷——空想(响)
乞丐吃醋——一副穷酸样
乞丐吃梅子——穷酸
乞丐打铃——穷得叮当响
乞丐的衣服——破绽多
乞丐过日子——全靠别人施舍
乞丐进发廊——没人理
乞丐扭秧歌——穷快活
乞丐说相声——耍贫嘴
乞丐跳舞——穷快活
乞丐养猪——没料儿
起重机吊灯草——不值一提
起重机吊鸡毛——不值一提,大材小用
气象大学毕业的——听见就是雨,见闪就是雷
汽车死了火——要人推
汽球上天——吹起来了
砌墙的砖头——后来居上
千斤顶干活——不怕压力大
千斤顶伸头——压上劲了
千里搭长棚——没有不散的筵席
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
千里送客——总有一别
千里行军才起步——路长着呢
千年的大树——根深时茂
千年的狐狸精——古怪
千年的铜器——老古董
千年的铜钟——经得起打击
千年的野猪——老虎的食
牵牛过独木桥——难过
牵牛花儿当喇叭吹——闹着玩
牵牛花讨好——顺杆爬
牵瘸驴上窟窿桥——锥戳不动
牵只羊全家动手——人浮于事
牵着骆驼数着鸡——高的高来低的低
牵着羊进照相馆——出洋(羊)相
前面是狼后面是虎——一个比一个凶
前面是死胡同——行不通
前妻的孩子哄后娘——尽说瞎话
前藤子上上吊——难死人
前有强敌后有追兵——进退两难
钱串子脑袋——见窟窿就钻
钱塘江涨潮——大起大落
钱眼里睡觉——细人
潜水运动——要沉住气
浅滩上放木排——一拖再拖
欠债不还——放赖
欠债还钱——理所当然
强盗发善心——难得一回
强盗碰着贼爷爷——黑吃黑
强盗照镜子——贼头贼脑
强盗走了扛出枪来了——假充勇敢
强盗做梦——想着偷
强拉媳妇成亲——人在心不在
墙缝里的坚强不屈蚁——自有路数
墙缝里的蚂蚁——不愁没出路
墙缝里的蝎子——暗中伤人
墙上的麦子——野种
墙头上的种白菜——难浇(交)
墙头上睡觉——难得翻身
墙头上种菜——没缘(园)
抢吃弄破碗——欲速则不达
敲锅盖卖大饼——好大的牌子
敲开的木鱼——合不拢嘴
敲锣卖糖——各干一行
敲锣撵兔子——起哄
敲锣碰到放炮的——想(响)到一点子上
敲锣捉麻雀——一个逮不了
敲着空米缸唱戏——穷开心
荞麦地里藏秃子——没有看出你来
荞麦地里抓王八——十拿九稳
荞麦捏的——没有骨头
荞麦皮打浆糊——粘不到一起
荞麦皮里挤油——死抠
荞麦皮榨油——无中生有
桥顶上盖搂——上下空
桥孔里插扁担——担不起
桥孔里伸扁担——担当不起
桥是桥,路是路——一清二楚
巧他爹打巧他娘——巧上加巧
巧媳妇——难做无米之炊
俏大姐的头发——波涛滚滚
俏大姐择眉毛——连根拔
俏媚眼给盲佬看——传错情
俏媳妇戴凤冠——好上加好
翘辫子不叫翘辫子——死了
切菜刀剃头——真玄
茄子开黄花——变了种
秦桧的后代——奸小子
秦桧杀岳飞的罪名——莫须有
秦桧杀岳飞——罪名莫须有
秦桧要负担——没给的
秦始皇的奶奶——有年纪啦
秦始皇收兵器——高枕无忧
秦叔宝的黄骡马——来头不小
青菜煮豆腐——没什么油水
青草喂牛——有嫩的咬了
青面虎下山——小打扮
青皮菠萝——还不成熟
青染缸里洗澡——一身轻(青)
青石扳上炒豆子——熟一个,蹦一个
青石板上的青苔——扎不下根
青石板上摔鸟龟——硬碰硬
青桐木作杠子——硬邦邦
青蛙唱歌儿——呱呱叫
青蛙吃黄蜂——倒挨了一锥子
青蛙过冬——呆着不动
青蛙爬在脚上——不咬人,吓一跳
青蛙求偶——大声叫喊
青蛙拴在鞭梢上——不值摔打
青蛙谈恋爱——吵闹不休
青蛙望玉兔——有天地之别
青蛙笑蝌蚪——忘了自己从哪来了
青蛙钻蛇洞——自寻死路
青竹竿掏茅坑——越掏越臭
青竹蛇,黄蜂尾上针——最毒
倾巢的黄蜂——一轰而散
清明后的妻子——一夜一节子
清明时节黄梅雨——年年如此
清水潭里扔石头——一眼望到底
清油炒菜——各有所爱
清蒸鸭子——浑身稀烂嘴巴硬
蜻蜒吃尾巴——自咬自
蜻蜒点水——东一下,西一下
蜻蜒点水鱼打花——没有用
蜻蜒点水——只接触表面
蜻蜒撞着蜂蛛网——有翅难飞
请个猴子去摘桃——到不了你肚里
请来阎王压判官——以大欺小
请狼来做客——活得不耐烦
请瓦匠上房顶——查漏洞
请小姨子做伴——不安好心眼
穷大奶奶逛庙会——要人没人,要钱没钱
穷风流,饿快活——苦中作乐
穷寡妇赶集——要人没人,要钱没钱
穷寡归回娘家——苦衷难诉
穷汉下馆子——肚里空,兜里光
穷皮匠的家当——破鞋
穷人打官司——屁股上前
穷人掉雪窟——又冷又饿
穷人买米——只要一声(升)
穷人卖女儿——迫不得已
穷人卖仔——逼不得已
穷秀才娶亲——将就着办,一切从简
穷债户过年——躲躲闪闪
穷嘴恶舌头——招人讨厌
秋风扫落叶——一吹一大片
秋后拔萝卜——再硬也要碰
秋后蝉鸣——声嘶力竭
秋后的棒子地——好硬的碴子
秋后的瓜棚——空架子
秋后的蝈蝈——没几天吱吱头了
秋后的狐狸——变了样
秋后的黄蜂——欲凶无力
秋后的黄瓜——无前劲儿,没后劲儿;蔫了
秋后的蚂蚱——蹦达不了几天
秋后的扇子——无人过问
秋后的树叶——黄了
秋后的丝瓜——一肚子私(丝)
秋后的蚊子——没几天嗡嗡头了
秋后的蚊子——又欢起来了
秋后高梁——从头红到脚
秋后刮西风——一天凉过一天
秋千打成一字平——大动荡
秋天剥黄麻——净是扯皮事
秋天的柿子——越老越红
蚯蚓戴帽子——土里土气
蚯蚓钩鲤鱼——以小引大
蚯蚓刨地——费力不小,收获不大
球场上的足球——被人踢来踢去
球场上跑步——尽兜圈子
去北极考察——任重道远
全身瘫痪——动弹不得
全世界只有一个月亮——争也没用
泉水里看石头——一清二楚
拳击比赛——你不打他他也打你
拳头捶辣椒——辣手
拳头打跳蚤——吃亏的是自己
拳头上跑马——能人儿
劝牛不吃草——白费口舌
缺根竹子照样扎竹排——不希罕你
缺尾巴虾——掀不起大浪
缺牙啃西瓜——道道多
瘸驴的屈股——邪(斜)门歪道
瘸驴配破磨——两将就
瘸腿跟着瞎子走——取长补短
瘸子踩高跷——早晚有他的好看
瘸子穿大衫——抖起来了
瘸子放屁——一股邪气
瘸子靠着瞎子走——取长补短
瘸子骑瞎驴——互相照应,各显所长
瘸子驼背——卑躬(背弓)屈膝
瘸子携瞎子——高低跟着走
瘸子追小偷——越喊越远
瘸子走山路——东倒西歪
鹊桥相会——一年一度
人上屋顶——坐不稳了;坐不住
扔出去的手榴弹——没人敢要
三尺长的吹火筒——只有一个心眼
砂锅里的火药——容不得半点火星
隼鸟打猎——帮凶
吞了火炭——哑了口
娃娃当司令——小人得志
娃娃逗妹妹——嘻嘻哈哈
娃娃看魔术——莫明其妙
娃娃骑木马——不进不退
娃娃上街——哪里热闹到哪里
娃娃玩火——万万不可
娃娃下棋——胸无全局
娃娃鱼的嘴——好吃
娃娃鱼爬上树——左看右看不是人
挖地坑沟找豆包吃——没出息
挖井碰上自流泉——正合心意
挖了眼当判官——瞎到底了
瓦石榴——看得吃不得
袜子改长裤——高升
歪脖子挂项链——不见得美
歪脖子看表——观点不正
歪脖子说话——嘴不对心
歪戴帽子歪穿袄——不成体统
歪锅配扁灶——一套配一套
歪头看戏怪台斜——无理取闹
歪嘴吃石榴——尽出歪点子
歪嘴吹灯——满口邪(斜)气
歪嘴吹笛子——对不上眼
歪嘴吹海螺——两将就
歪嘴吹喇叭——一股邪(斜)气
歪嘴戴口罩——看不出毛病
歪嘴当骑兵——马上丢丑
歪嘴和尚吃螺蛳——以歪就歪
歪嘴和尚吹灯——一股斜气
歪嘴和尚——没正经
歪嘴和尚念经——说不出一句正经话
歪嘴佬吹喇叭——调子不正
歪嘴婆娘跌跤——上错下也错
歪嘴婆婆喝汤——左喝右喝
外公死儿——没救(舅)
外贸商品不合格——难出口
外婆得了个小儿子——有救了
外甥打阿舅——公事公办
外甥披孝——无救(舅)
外头拾块铺衬,屋里丢件皮袄——得不偿失
外屋里的灶王爷——独座几
弯刀遇见瓢切菜——正合适
弯腰树——直不起来
晚上赶集——散了
万岁他掉在井里——不敢劳(捞)你的大驾
万岁爷的茅厕——没有你的份(粪)
万丈悬崖上的鲜桃——没人睬(采)
亡羊补牢——为期不晚
王安石画圆圈——留下一个尾巴
王八吃秤砣——铁了心
王八吃西瓜——滚的滚,爬的爬;连滚带爬
王八的屁股——规定(龟腚)
王八肚上插鸡毛——龟(归)心似箭
王八扛叉——自觉有光
王八心肠——直肠直肚;装不住啥
王八咬手指——死不松口
王八作报告——憋(鳖)声憋(鳖)气
王宝钗爱上叫化子——有远见
王道士画符——自己明白
王老道求雨——早晚在今年
王麻子吃核桃——里外出点子
王母娘的蟠桃——再好也吃不到
王母娘娘的棒槌石——经过大阵势
王母娘娘伸手——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王七的兄弟——王八
王悄斗石崇——甘拜下风
王小二过年———年不如一年
王小二敲锣打鼓——穷得叮当响
王佐断臂——留一手
网里的鱼,笼中的鸟——跑不了
望风扑影——一场空
望乡台上看牡丹——做鬼也风流
望远镜看风景——近在眼前
围棋盘内下象棋——不对路数
围着火炉吃西瓜——心上甜丝丝,身上暖烘烘
围着叫化子逗乐——拿穷人开心
桅杆上的螺狮——靠天吃饭
温火爆牛肉——慢工夫
温水烩饼子——皮热心凉
温水烫鸡毛——难扯
温水煮板栗——半生不熟
温汤里煮鳖——不死不活
闻鼻烟蘸唾沫——假行家
闻着棺材唤几香——死到临头
蚊虫遭扇打——吃了嘴的亏
蚊打哈欠——口气不小
蚊叮菩萨——认错了人
蚊子唱小曲儿——要叮人
蚊子叮鸡蛋——无缝可钻;无孔可人
蚊子肚里找肝胆——有意为难
蚊子放屁——小气
蚊子飞过能认公母——好眼力
蚊子衔秤砣——好大的口气
蚊子咬人——全凭你一张好嘴
蚊子找蜘蛛——自投罗网
蜗牛的房子——背在身上
蜗牛赴宴——不速之客
蜗牛壳里睡觉——难翻身
蜗牛赛跑——慢慢爬
屋顶上的王八——上不着天,下不着地
屋漏偏遭连夜雨,船破又遇顶头凤——祸
屋檐边的水——点滴不离窝
屋檐下躲雨——不长久
屋檐下挂猪胆——苦水滴滴
蜈蚣吃蝎子——以毒攻毒
捂着耳朵放炮——怕听偏听见
捂着屁股过河——小心过度(渡)
捂着钱包捉贼——多加一份小心
下锅的虾子——红透了,还想跳几下
咸菜拌豆腐——哪还用言(盐)
咸菜缸里养白螺——难养活
咸菜煮豆腐——不必多言(盐)
咸鸡蛋——老腌(淹)哪
咸肉里加酱油——多此一举
咸鱼落塘——不知死活
咸鱼下水——假新鲜
向聋子吹笛——白费功夫;白费劲;枉费工
液水锅煮寿星——老熟人
幼狗不吃屎——没事找事
雨天打土坯——没好的
辗转没有轴——玩不转
正月初二拜丈母娘——正适时
正月十五赶庙会——随大流
拄着拐仗下煤窑——步步倒(捣)霉(煤)
属阿斗的——扶不起来
属刺猬的——谁碰扎谁手
属疯狗的——见人就咬
属狗的——老爱咬人;直肠子
属耗子的——出门儿就忘
属猴儿的——见圈就钻
属黄花鱼的——一来就溜边儿
属老鼠的——能吃不能拿
属骡子的——空前绝后
属麻花的——拧着劲儿
属马蜂的——不好惹
属蚂蚁的——见缝就钻
属猫头鹰的——夜里欢
属送子奶奶的——两个脸
属兔子的——一蹦三尺高
属蟹的——肚里有货
属鸭子的——嘴硬心热
属烟袋锅的——一头热乎
属芝麻的——不打不出油
属猪的——吃肉的货;能吃能睡
属竹子的——心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