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星六合精选资料
脑筋急转弯_天线宝宝脑筋急转弯lmn部分_后语大全
脑筋急转弯歇后语大全lmn部


垃圾堆里打气——光进不出
垃圾堆里的八骏图——废话(画)
垃圾堆里的东西——废物
垃圾堆里的破鞋——没人要的货,一钱不值
垃圾堆旁聊天——满口脏话
拉便粪嗑瓜子——进的少,出的多
拉肚子吃补药——白费劲
拉肚子吃泻药——越吃越糟
拉胡子过河——谦(牵)虚(须)过度(渡)
拉叫驴上市——冒充大牲口
拉了弦的手榴弹——给谁谁不要
拉骆驼放羊——高的高,低的低
拉磨的驴戴眼罩——瞎转悠
拉琴的丢乐本——没谱儿了
拉石灰车遇到倾盆雨——心急火燎
拉屎拉到鞋跟儿里——提不得
拉着何仙姑叫舅妈——五百年前是一家
拉着虎尾喊救命——自己找死
拉着手走路——你行我也行
喇叭佬娶老婆——自吹
喇叭嘴上塞泥巴——吹不响
腊鸭子煮到锅里头——身子烂了,鸭头还硬
腊月里的萝卜——动(冻)了心
腊月里扇扇子——火气太大
腊月里生孩子——动(冻)手儿动(冻)脚儿的
腊月里遇上狼——冷不防
腊月摇扇子——反常
蜡人玩火——害人自身
蜡台上无油——空费心
蜡烛当冰棒——油嘴光棍
蜡烛的脾气——不点不亮
蜡烛做萧吹——油嘴光棍
辣椒炒豆腐——外辣里软
辣椒面吃进鼻眼里——呛人
辣椒身上长柿子——越红越圆滑
癞蛤蟆剥皮不闭眼——还想蹦达几下
癞蛤蟆不长毛——天生这路种
癞蛤蟆吃骰子——一肚子点子
癞蛤蟆穿大红袍——只可远看,不能近瞧
癞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气
癞蛤蟆带娃娃——只讲个数
癞蛤蟆的脊梁——点子多
癞蛤蟆爬香炉——碰一鼻子灰
癞蛤蟆敲大鼓——自吹自擂
癞蛤蟆请客——四眼相顾
癞蛤蟆上餐桌——尽遇到败兴
癞蛤蟆上樱桃树——尽想高味
癞蛤蟆生蝎子——一窝更比一窝毒
癞蛤蟆跳到秤盘上——自称自
癞皮狗上轿——招摇撞骗
癞子当和尚——不费手续
癞子的脑袋——不好提(剃),没法(发)
癞子剃头——看货
蓝球场上的裁判——跟着跑
蓝天上的白云——自由自在
蓝天上的气球——轻飘飘的
蓝天上的云彩——随风飘
懒厨子做席——不想给你吵(炒)
懒大嫂赶场——中间不急两头忙
懒鸡婆抱窝——守着摊儿过
懒驴上磨——屎尿多
懒驴子驾辕——不打不走
懒木匠的锯子——不错(挫)
懒婆娘的裹脚——又长又臭
懒婆娘的针线筐——乱七八糟
懒婆娘坐轿——愿上不愿下
懒人的铺盖——不理
烂板桥上的龙王——不是好东西
烂膏药贴在好肉上——自找麻烦
烂了根的葱——心不死
烂木头刻章——不是这块料
烂木头做大梁——不好用
烂泥里打桩子——越打越下
烂泥路上拉车——越陷越深
烂泥马捏神像——没上好心肠
烂泥菩萨——全靠金贴,样子神气
烂泥菩萨洗脸——干净不了
烂泥土下窑——烧不成个东西
烂肉喂苍蝇——投其所好
烂扫帚上市——分文不值
烂柿子上船——软货
烂网打鱼——一无所获
烂鱼开了膛——一付坏心肠
滥芋充数——挂个空名
狼不吃死孩子——活人惯的
狼吃鬼——没影儿
狼吃狼——冷不防
狼狗打架——两头害怕
狼借猪娃——还不了
狼看羊羔——越看越少
狼啃青草——装洋(羊)
狼头上长角——装样(羊)
狼头上挂竹笋——装羊(羊)
狼窝里养孩子——性命难保
狼行千里吃肉——本性难移
狼装羊肥——不怀好意
狼装羊笑——居心不良
榔头对锤子——狠对狠
浪中行船——时高时低
浪子回头——金不换
牢房里赌博——一错再错
老包断案——脸黑心不黑
老儿子娶媳妇——大事完毕
老方丈打拳——出手不凡
老肥猪上屠场——挨刀的货
老坟地里种西瓜——隔门隔代有瓜葛
老坟头里的尸骨——空架子
老公公背儿媳妇过河——吃力不讨好
老公鸡戴眼镜——官(冠)儿不大,架子不小
老鸹落在猪背上——一个赛过一个黑
老寡妇遇见老绝户——孤的孤,苦的苦
老汉娶亲——力不从心
老和尚拜丈人——怪事
老和尚吹管子——不懂笛(的)
老和尚打儿子——没有的事
老和尚的百衲衣——东拼西凑
老和尚的帽子——平不拉塌的
老和尚丢了棍——能说不能行
老和尚盼媳妇——下一辈子的事
老和尚敲钟——一个点儿
老和尚瞧嫁妆——下一辈子见吧
老和尚剃头——一扫光
老和尚撞钟——过一日是一日
老猴爬旗杆——不行了
老虎不吃人——恶名在外
老虎不嫌黄羊瘦——沾荤就行
老虎吃肉——亲自下山
老虎出山遇见豹——一个比一个恶
老虎串门——稀客
老虎打哈欠——口气真大
老虎打架——没人劝;劝不得
老虎打瞌睡——难得的机会
老虎戴道士帽——假装出家人
老虎的儿子——别看他(它)小
老虎的尾巴——摸不得
老虎兜圈子——一回就够
老虎赶牛群——志在必得
老虎逛公园——谁敢拦
老虎和猪生的——又恶又蠢
老虎胡子——谁敢模
老虎进城——家家关门
老虎进棺树——吓死人
老虎看小孩——有主的肉
老虎拉车——不听那一套
老虎咧嘴笑——用心歹毒
老虎披蓑衣——终归不是人
老虎皮,兔子胆——色厉内荏
老虎欠债——讨不回来
老虎身上的虱子——谁敢惹
老虎头上的苍蝇——拍不得
老虎演戏——好看也别看
老虎咬铳——两败俱伤
老虎嘴塞蚂蚱——填不满
老会计拨算盘——精打细算
老进山洞——顾前不顾后
老进山神庙——老腐败(虎拜)
老两口埋在一个坟里——死活一对
老驴拉磨——瞎转圈
老驴子打滚——翻不过身来
老猫犯罪狗戴枷——无辜受累
老猫守鼠洞——蹲着瞧
老绵羊撵狼——拼啦
老母鸡抱空窝——不简单(不见蛋),伏(孵)着吧
老母鸡跟黄鼠狼结交——没好下场
老母鸡上树——冒充英雄(鹰凶)
老母猪吃铁饼——好硬的嘴
老母猪吃碗碴——满嘴是词(瓷)
老母猪打架——动口不动手,光使嘴
老母猪跟牛打架——豁出老脸来了
老母猪逛花园——找着挨揍
老母猪和牛打架——豁出命来摔
老母猪爬楼梯——高攀
老母猪追兔子——上气不接下气
老牛不怕狼咬——豁出去
老牛吃青草——两边扫
老牛筋——难啃
老牛拉车——埋头苦干
老牛拉犁——有心无力
老牛拉破车——慢慢腾腾
老牛死了——任人宰割
老牛追兔子——有劲使不上
老牛走老路——照旧
老牛走路——不慌不忙
老牛钻狗洞——难通过
老三错了骂兄弟——怪事(四)
老艄公撑船——一竿子插到底
老鼠扒屎盆——替狗忙
老鼠背上生疮——发不大
老鼠吃猫饭——偷偷干
老鼠打摆子——窝里战
老鼠掉进醋缸——一身酸气
老鼠掉进粪坑里——越闹越臭
老鼠给大象指路——越走越窄
老鼠给猫拜年——全体奉送
老鼠管仓——越管越光
老鼠嫁女——小打小闹
老鼠见猫——不敢吱声
老鼠进风箱——两头受气
老鼠进棺材——咬住不放
老鼠进猫窝——白送礼
老鼠进书房——咬文嚼字
老鼠嗑瓜子——张巧嘴
老鼠啃皮球——客(嗑)气
老鼠留不得隔夜粮——好吃
老鼠爬横竿——爱走极端
老鼠爬香炉——碰了一鼻灰
老鼠碰见猫——不敢想(响)
老鼠骑在猫身上——好大的胆子
老鼠娶媳妇——小打小闹
老鼠睡猫窝——送来一口肉
老鼠替猫刮胡子——拼命的巴结
老鼠跳到钢琴上——乱谈(弹)
老鼠同猫睡——练胆子
老鼠偷秤砣——倒贴(盗铁)
老鼠拖木锨——大头在后头
老鼠窝里的食物——全是偷来的
老鼠响满了三斗六——恶贯满盈
老鼠咬猫——无法无天
老鼠找大枪——窝里逞能
老鼠钻风箱——两头受气
老鼠钻进了牛角——越往后越紧
老鼠钻进人堆里——找死
老鼠钻进书堆里——咬文嚼字
老鼠钻油壶——有进无出
老水牛拉马车——不会套
老太太搬家——什么都拿
老太太不吃杏——酸心
老太太不认识仙鹤——高级(鸡)
老太太吃蚕豆——软磨梗顶
老太太吃炒蚕豆——咬牙切齿
老太太吃豆腐——不必担心,一物降一物,正好
老太太吃黄连——苦口婆心
老太太吃排骨——难啃
老太太吃糖——越扯越长
老太太打补丁——穷揍合
老太太打呵欠——一望无涯(牙)
老太太荡秒千——玩命
老太太的包袱——鼓鼓囊囊
老太太的嫁妆——古货
老太太的脚趾头——窝囊一辈子
老太太的鞋——钱(前)紧
老太太的牙齿——活的
老太太赶集——紧赶慢赶
老太太过年——一年不如一年
老太太喝稀饭——无耻(齿)下流
老太太啃鸡筋——难嚼难咽
老太太捋胡子——假牵须(谦虚)
老太太纳鞋底——千针(真)万针(真)
老太太上鸡窝——笨(奔)蛋
老太太扎鞋底——千真(针)万真(针)
老太太住高搂——上下两难
老太太坐飞机——抖起来了
老头儿的拐棍——早晚得扔
老头捅马蜂窝——找辙(蜇)
老头子联欢——非同儿红
老鹞叮蚌面——难脱身
老鹞落在猪身上——光瞧见人家黑,瞅不到自个儿黑
老鹰抓小鸡——一个忧愁一个喜
老玉米里搀白面——粗中有细
老中医把脉——慢慢地摸
老子纳妾儿姘居——一窝不正经
老子偷猎儿偷牛——一辈比一辈坏,一个更比一个凶
老子坐班房——受人牵连
雷公打架——差天远
雷公打芝麻——专拣小的欺
雷公劈蚂蚁——以大欺小
雷声大雨点小——有名无实
擂台上见高低——全凭真本事
冷水浇进了热油锅——炸了锅了
冷水泡茶——无味
冷水褪鸡——一毛不拔
冷血动物——无情无义
狸猫耳朵——太短
狸猫换太子——以假充真
狸猫装猫叫——想投机(偷鸡)
离了王屠子——也不能带毛吃猪
李逵扮新娘——装不象
李逵卖煤——人黑货也黑
李自成进北京——好景不长
理发师带徒弟——从头教起
鲤鱼的胡子——没几根
鲤鱼跳龙门——碰碰时气
鲤鱼跳龙门——身价百倍
鲤鱼吞秤砣——铁了心
利刃砍黄瓜——一刀两断(段)
帘子脸儿——落下来了
廉颇拜蔺相如——负荆请罪
鲢鱼的胡子——没几根
脸丑怪镜歪——强词夺理
脸盆里的泥鳅——滑不到哪里去
脸盆里扎猛子——不知深浅
脸上写字——表面文章
凉水待客——冷淡
凉水碗里的一双筷子——能捞出什么味道来
梁山的兄弟——讲义气
梁山好汉喝酒——大腕(碗)
梁山好汉——重义气
梁山上的晁盖——一把手
梁山上的好汉——逼出来的
梁山上的王伦——妒贤忌能
梁上插针——粗中有细
梁上吊死人——上不着天,下不着地
梁上君子——上不沾天,下不着地
梁园虽好——不是久留之地
粮仓里养鼠——有损无益
粮店兼卖时装——有吃有穿
粮店里的老鼠——有损无益
粮食装在布袋里——一个挨着一个
两个臭鸡蛋——一个味儿
两个和尚打架——抓不到辫子
两个肩膀扛一个脑袋——人到哪脑袋就到哪
两个叫化子拜堂——穷配
两个麻雀吵架——为争一颗米
两个琵琶一个调弹——到一块去了
两个七月半——闹鬼又闹鬼
两个人舞龙——有头有尾
两个瞎子作揖——谁见了
两个哑巴吵嘴——不知谁是谁非
两个哑巴打架——是非难分
两个哑巴见面——没说的
两个哑巴亲嘴——好得没话说
两个哑巴睡一起——不谈,无话可说
两个哑日睡一头——无活可商量;谈也不要谈
两个医生拾头驴——没治了
两股道上跑的车——走的不是一条路
两口子打架——不劝自了
两口子的帐——算不清
两口子回门——成双成对
两块钱买去个猪头——便宜了他
两人共伞——互相遮掩
两手进染缸——左也难(蓝),右也难(蓝)
两条河里的船——总碰不到一块
两条腿的凳子——站不住脚
两只耳朵——碰不到一块儿
两种芝麻一锅炒——黑白不分
亮月下耍大刀——胡砍
烈火干柴——一点就着
林冲到了野猪林——绝处逢生
林冲买宝刀——哪知是计
林冲捧打洪教头——看破绽下手
林冲上梁山——官逼民反
林冲误人白虎堂——上当受骗,祸从天降,有口难辩
林黛玉的性子——多愁善感
林黛玉进贾府——谨小慎微
林黛玉葬花——情悲意冷,自叹命薄
林教头发配沧州——一路风险
临上轿找不到绣花鞋——心里急
临时上轿马撒尿——手忙脚乱
临阵磨枪——不快也光
岭头上唱山歌——调子太高
铃捎敲锣鼓——想(响)在一块
刘邦当皇帝——胜者为王
刘邦乌江追项羽——赶尽杀绝
刘备的江山——哭出来的
刘备三上卧龙岗——就请你这个诸葛亮
刘姥姥进大观园——看得出神了
刘三姐对歌——随口而出
流水簿子做袍子——满身都是帐
柳树开花——不结果
六个指头划拳——出了新花招
六十岁尿床——老毛病
六月的火炉——谁凑和你
六月的债——还得快
六月间的庙堂——鸦雀无声
六月里吃生姜——伏辣(服啦)
六月里穿皮袄——反常
六月里戴手套——保守(手)
六月里的粪——沤到了劲
六月里借扇子——等着吧
六指儿搔痒——多这一道子
龙船上装大粪——臭名远扬
龙头不拉拉马尾——用力不对路
笼里的鸽子——放了还回来
笼里的鹦哥——成天耍嘴
笼子里的八哥——只会说不会干
笼子里的鸟儿——有翅难飞
聋子拜客——不闻不问
聋子不怕雷——胆子大
聋子打电话——大嗓门
聋子打翻了哑巴的油——说不清楚
聋子打铃——充耳不闻
聋子打盆——听不清
聋子的耳朵——有也当无,装装门面
聋子对话——各说各的
聋子耳朵——配搭
聋子放炮——没音响
聋子看戏——有也当无
聋子听蚊子叫——无声无息
聋子听戏,瞎子观灯——一无所获
聋子问雷——在哪
聋子遇见哑巴——一个不闻,一个不听
娄阿鼠的十五贯——偷来的
娄阿鼠走路——贼头贼脑
楼板搭铺——高低差不多
露水夫妻——好景不长
炉里的渣滓——有用的不多
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鲁肃讨荆州——空手而去,空手而回
鲁肃宴请关云长——暗藏杀机
鲁智深大闹野猪林——粗中有细
路边的鼓——挨打的货
路边捡私生子——非亲非故
路口挖陷井——坑害人
路旁的车前子——压不死
路上找不到问卦人——前途未卜
路中间的螃蟹——横行霸道
驴粪蛋——外面光
驴拉碾子牛耕田——各行其是(事)
驴皮煮胶——慢慢熬
驴头不叫驴头——长脸
驴子赶到磨道里——不愿转也得转
驴子拉磨牛耕田——各走各的道
驴子拉磨——任人摆布
驴子推磨——走的老道儿
驴子削了耳朵——假马
吕布见貂蝉——迷上了
吕洞宾推掌——出手不凡
吕洞宾戏牡丹——两厢情愿
律师受贿——知法犯法
绿皮萝卜——心里美
绿皮南瓜——嫩着哩
绿时着火烤——非黄不可
乱坟堆里找人——都是死硬货
乱麻团缠皂角树——理不清
轮船开往亚非拉——外航(行)
轮胎里打气——先进不出
轮胎上的汽门芯——里外受气
罗锅立正——直不了
萝卜掉进腌菜坛——泡着吧
萝卜干饨豆腐——没点血色
萝卜上供——哄神
锣鼓对着街上敲——叫人听的
锣鼓两叉——响(想)不到一块
锣筐盛石灰——处处留痕迹
锣齐鼓不齐——高潮不在点上
螺蛳壳里摆擂台——踢打不开
骆驼背火球——烧包
骆驼打架——歇够了再干
骆驼打浚几——翻不过身来
骆驼戴风镜——傻了眼
骆驼的脖子仙鹤的腿——各有所长
骆驼的头——昂着脸
骆驼进鸡窝——没门
骆驼进羊群——非常突出,高出一大截
骆驼看天——眼高
骆驼上车——就剩一下乐儿了
骆驼生驴——怪胎
骆驼摔个子——毁了俺(鞍)
骆驼睡觉——两头不靠实
骆驼蹄上挑刺——大题(蹄)
骆驼跳舞——不象样子
落到麻雀窝里的花鹊子——长不了
落地风扇转动——不断地摇头
落雨担稻草——越担越重
落雨天打麦——难收场
落雨天找棉花套——越背越重
落在鹰爪里的小鸡——嘴壳再硬也活不了
麻包里装钉子——露头
麻布袋里的菱角——硬要钻出来
麻布袋绣花——底子太差
麻布袋做龙袍——不是这块料
麻布片绣花——白费劲
麻布下水——拧不干
麻袋里装猪——不知黑白
麻袋片上绣花——一代(袋)不如一代(袋)
麻袋绣花——底子不好
麻杆搭桥——难过,当不起
麻杆打老虎——不痛不痒
麻花儿上吊——脆鬼
麻茎当秤杆——没个准星
麻柳树解板子——不是正经材料
麻雀搬家——卿卿喳喳
麻雀的肚腹——心眼狭小
麻雀掉在面缸里——糊嘴
麻雀飞大海——没着落
麻雀飞到旗杆上——鸟不大,架子倒不小
麻雀飞到糖堆上——空欢喜
麻雀飞进照相馆——见面容易说话难
麻雀跟着蝙蝠飞——白熬夜
麻雀鼓肚子——好大的气
麻雀嫁女——细吹细打
麻雀开会——细商量
麻雀落在牌坊上——东西不大,架子不小
麻雀虽小——肝胆俱全
麻雀饮河水——干不了
麻绳穿绣花针——通不过
麻绳串豆腐——提不起来
麻绳吊鸡蛋——两头脱空
麻绳上按电灯泡——搞错了线路
麻绳上拉电灯——路线错了
麻绳拴豆腐——提不起
麻绳蘸水——紧上加紧
麻线穿针眼——过得去就行
麻线穿针——钻不进
麻油煎豆腐——下了大本钱
麻子不叫麻子——坑人
麻子的脸——尽是缺点
麻子管事——点子多
麻子敲门——坑人到家了
麻子跳伞——天花乱坠
麻子照相——脸上不好看
马背上看书——走着瞧
马槽里的苍蝇——混饭吃
马打架——看题(蹄)
马大哈当会计——全是糊涂帐
马蜂过河——带(歹)毒
马蜂窝——捅不得
马蜂蜇秃子——没遮没盖
马蜂针,蝎子尾——惹不起
马后炮——弄的迟了
马嚼子套在牛嘴上——胡勒
马拉独轮车——就翻
马来西亚的咖啡——耐人寻味
马撩后腿——逞强
马路边上的痰盂——人人啤
马路不叫马路——公道
马勺里的苍蝇——混饭吃
马勺碰锅沿——常有的事
马尾巴提豆腐——串不起来
马尾绑马尾——你踢我也踢,你打我也打
马尾搓绳——用不上劲
马尾做弦——不值一谈(弹)
蚂蝗的身子——软骨头
蚂蝗见血——叮住不放
蚂蚁搬家——不是风,就是雨
蚂蚁搬家——大家动口
蚂蚁搬磨盘——枉费心机
蚂蚁搬泰山——下了狠心
蚂蚁背螳螂——肩负重任
蚂蚁背田螺——假充大头鬼
蚂蚁脖子戳一刀——不是出血的筒子
蚂蚁吃萤火虫——亮在肚里
蚂蚁戴谷壳——好大的脸皮
蚂蚁挡道儿——颠不翻车
蚂蚁关在鸟笼里——门道很多
蚂蚁喝水——点滴就够啦
蚂蚁讲话——碰头
蚂蚁进牢房——自有出路
蚂蚁看天——不知高低
蚂蚁扛大树——不自量
蚂蚁尿书本——识(湿)字不多
蚂蚁爬扫帚——条条是路
蚂蚁爬上牛角尖——自以为上了高山
蚂蚁爬树——路子多
蚂蚁碰上鸡——活该
蚂蚁拾虫子——个个使劲
蚂蚁头上戴斗笠——乱扣帽子
蚂蚁头上砍一刀——没血肉
蚂蚁拖耗子——心有余而力不足
蚂蚁下塘——不知深浅
蚂蚁嘴碾盘——嘴上的劲
蚂蚱打喷嚏——满口青草气
蚂蚱斗公鸡——自不量力
蚂蚱上豆架——小东西借大架吓人
蚂蚱驮砖头——吃不住劲
埋下的地雷——一触即发
买盒还珠——不识货
买回彩电带回发票——有根有据
买咸鱼放生——尽做冤枉事
麦茬地里磕头——戳眼
麦秆吹火——小气
麦秆当秤——把人看得太没斤两
麦秆顶门——白费力
麦秆儿当秤——没斤没两
麦秸堆里装炸药——乱放炮
麦秸秆里瞧人——小瞧
麦糠搓绳——搭不上手
麦芒戳到眼睛里——又刺又痛
卖炒勺的——拣有把握的来
卖豆腐的扛马脚——生意不大架子大
卖豆芽的抖箩筐——干净利索
卖棺材的咬牙——恨人不死
卖花的说花香,卖菜的说菜鲜——各有一套
卖煎饼的赔本——贪(摊)大了
卖了大褂买裤衩——短得见不了人
卖了儿子招女婿——颠倒着做,瞎折腾
卖了衣服买酒喝——顾嘴不顾身
卖馒头的搀石灰——面不改色
卖米不带升——居心不良(量)
卖木脑壳被贼抢——大丢脸面
卖牛卖发娶回个哑巴——无话可说
卖螃蟹的上戏台——脚色不少,能唱的不多
卖水的看大河——尽是钱
卖瓦盆的摔跟头——乱了套
卖瓦盆的——要一套有一套
卖虾的不拿秤——抓瞎(虾)
卖鸭子儿的换筐——倒(捣)蛋
卖盐的喝开水——没味道
卖油的不打盐——不管闲事
卖油条的拉胡琴——游(油)手好闲(弦)
馒头里包豆渣——人家不夸自己夸
满日黄连——说不完的苦
满日金牙——开口就是谎(黄)
满身沾油的老鼠往火里钻——哪还有它好过的
满天刷浆糊——湖(胡)云
满园果子——就数你红
盲公打灯笼——照人不照己
盲公戴眼镜——装样子的
盲人剥蒜——瞎扯皮
盲人打牌九——瞎摸
盲人戴眼镜——假聪(充)明
盲人给盲人带路——瞎扯
盲人开目——瞎说
盲人拉风箱——瞎鼓捣
盲人聊天——瞎扯谈
盲人买喇叭——瞎吹
盲人骑瞎马——乱闯
盲人上大街——目中无人
盲人学绣花——瞎逞能
猫被老虎撵上树——多亏留一手
猫不吃死耗子——假斯文
猫不吃鱼——假斯文
猫肚子放虎胆——凶不起来
猫儿教老虎——留一手
猫儿念经——假充善人
猫儿抓老鼠——祖传手艺
猫守鼠洞——不动声色
猫头鹰唱歌——怪声怪调,瞎叫唤
猫头鹰抓耗子——干好事,落骂名
猫戏老鼠——哄着玩
猫咬老虎——冷不防
猫爪伸到鱼缸里——想捞一把
猫捉老虎——抖威风
猫捉老鼠狗看门——各守本分,本分事
猫捉老鼠——靠自己的本事
猫钻狗洞——容易通过
猫钻鼠洞——通不过
猫嘴里的老鼠——跑不了,剩不下啥
毛驴拉磨——跑不出这圈儿
茅厕里啃香瓜——不对味儿
茅坑里安电扇——出臭风头
茅坑里的秤砣——又臭又硬
茅坑里的大粪蛆——死(屎)里求生
茅坑里的孔雀——臭美
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茅坑里丢炸弹——激起公愤(粪)
茅坑里放玫瑰花——显不出香味
冒名顶替——以假乱真
帽沿儿做鞋垫儿——贬到底
没弦的琵琶——从哪儿弹(谈)起
没牙老婆啃骨头——靠舔
没有根的浮萍——无依无靠
眉毛胡子一把抓——主次不分
眉毛上搭梯子——放不下脸
眉毛上荡秋千——玄乎
眉毛上放爆竹——祸在眼前
眉毛上挂猪胆——苦在眼前
眉毛上掐虱子——有眼色(虱)
眉毛上失火——红了眼
梅兰芳唱霸王别姬——拿手好戏
梅香拜把子——都是奴才
媒婆夸姑娘——说得象仙女
媒婆夸闺女——天花乱坠
媒婆迷了路——没说的了
媒婆提亲——净拣好听的说
媒婆子烂嘴——口难张
煤灰拌石灰——黑白不分
煤面子捏的人——黑心肝
煤铺的掌柜——赚黑钱
煤球放在石灰里——黑白分明
煤炭下水——一辈子洗不清
霉烂的冬瓜——一肚子坏水
霉烂了的莲藕——坏心眼
美食家聊天——讲吃不讲穿
妹妹贴对联——不分上下
门背后抹死人——提心吊胆
门缝里看人——把人看扁了,目光狭小
门后面的扫帚——专拣脏事做
门槛上拉屎——里外臭
门槛下的砖头——踢进踢出
门角落里的秤砣——死(实)心眼
门框脱坯子——大模大样
门上的封条——扯不得
门头上挂席子——不象话(画)
猛火烤烧饼——不出好货
蒙上眼睛拉磨——瞎转悠
蒙在鼓里听打雷——弄不清东南西北
蒙着被子放屁——独吞
蒙着眼睛卖布——胡扯
孟获归降——口服心服
孟姜女拉着刘海儿——有哭有笑
孟姜女寻夫——不远千里
梦里吃蜜——想得甜
梦里对媳妇——想得倒美
梦里过媳妇——想得很美
梦里见黄连——想苦了
梦里讲的话——不知是真是假
梦里讲新郎——空喜一场
梦里结亲——好事不成
梦里拾钱——瞎高兴
梦里坐飞机——想头不低
梦中聚餐——嘴馋
弥勒佛——笑日常开
米仓里的老鼠——不愁没吃的
米店卖盐——多管闲(咸)事
米饭煮成粥——糊涂
米锅刚开抽柴米——关键时刻不讲合作
米筛挡阳光——遮不住
米筛里睡觉——浑身是眼
米筛装水——漏洞多
米汤盆里洗脸——糊涂脑袋
米汤洗头——糊涂到顶
密封船下水——开口是祸,随波逐流
密封的蜡丸——毫无破绽
密封的饮料——滴水不漏
密封罐头——无缝可钻
蜜蜂的屁股——刺儿头
蜜蜂的眼睛——突出
蜜蜂飞到彩画上——空欢喜
蜜蜂窝——窟窿
蜜蜂蛰人——逼急
棉袄改皮袄——越变越好
棉花槌打鼓——没音
棉花地里种芝麻——一举两得
棉花掉进水——弹(谈)不成
棉花堆里找跳蚤——没着落
棉花堆失火——没救
棉花耳朵——根子软,经不起吹
棉花换核桃——吃硬不吃软
棉花卷儿打锣——没回音
棉花里藏针——柔中有刚,软中有硬
棉花塞住了鼻子——憋得难受
棉裤没有腿——凉了半截
棉纱线牵毛驴——不牢靠
面糊糊手——碰到啥都沾一点
面汤里煮灯泡——说你混蛋还有一肚子邪火
面汤里煮皮球——说你混蛋还有一肚子气
面汤里煮寿桃——混蛋出尖了
面团滚芝麻——多少沾一点
庙里的佛爷——有眼无珠
庙里的和尚——无牵无挂
庙里的和尚撞钟——名(鸣)声在外
庙里的马——精(惊)不了
庙里的木鱼——合不拢嘴
庙里的钟——声有肚里空
庙里的猪头——各有主
庙里头放屁——熏爷爷来了
庙门口的旗杆——光棍一条
庙门前的石狮子——一对儿
庙中的五百罗汉——各有各的一定地位
摸黑儿打耗子——到处碰壁
摸着光头逗乐——耍滑头
摸着石头过河——步步稳妥,稳稳当当
摩天岭上放哨——高瞻远瞩
摩天岭上放焰火——天花乱坠
磨道里的驴——转圈子
磨道上转圈——没头没尾
磨上的毛驴——团团转
磨上睡觉——转向了
磨眼里推稀饭——装什么糊涂
魔术师变戏法——无中生有
魔术师表演——变得真快,说变就变
魔术师的手法——无中生有
茉莉花喂骆驼——那得多少
墨里藏针——难找寻
墨鱼肚肠河豚肝——又黑又毒
母鸡跌米缸——饱餐一顿
母鸡飞上树——不是好鸟
母鸡上树——不是正经鸟儿
母鸡下蛋呱呱叫——生怕别人不知道
母老虎骂街——没人敢惹
母猫吃小崽——自残骨肉
母猪的耳朵——软的
母猪毁墙根——乱拱
母猪嫌米糠——反常
母猪钻进玉米地——找着吃棒子
木板板钉钉——说一句是一句
木槌敲金钟——不配
木耳豆腐一锅煮——黑白分明
木夹里的老鼠——两头受挤
木匠打老婆——有尺寸
木匠钉钉子——硬往里挤
木匠丢了折尺——没有分寸
木匠拉大锯——有来有去
木匠刨木料——有尺寸
木匠铺里拉大锯——你来我去
木匠推刨子——直来直去
木刻的苦罗汉——难得一点笑容
木框里的算盆珠子——拨拨动动;任人摆弄
木兰从军——女扮男装
木棉开花——朵朵红,红极一时
木偶表演——随着人家的指头转
木偶唱戏——任人摆布
木偶打架——身不由己
木偶吊孝——无动于衷
木偶进棺材——死不瞑目
木偶流眼泪——虚情假意
木偶人——没心肝
木偶送礼——小恩小惠
木偶跳舞——幕后操纵,全靠牵线人
木偶下海——不着底
木偶演悲剧——有声无泪
木头脑瓜——四六不懂
木头敲鼓——普(扑)通
木头人过河——摸不着底
木头人救人——自身难保
木头眼镜——看不透
木箱钻洞——有板有眼
木鱼改梆子——还是挨打的货
木字写成才——还差一笔
穆桂英大破天门阵——阵阵少不下
拿菜刀哄孩子——不是闹着玩的
拿豆腐挡刀——招架不住
拿豆腐去垫台脚——不顶事儿
拿个小钱当月亮——吝啬鬼
拿根面条去上吊——死不了人
拿了秤杆忘秤砣——不知轻重
拿尿盆当帽子——走到哪臭到哪
拿针眼当烟筒——小鸟
拿住荷杆摸到藕——抓根本
拿着棒槌缝衣服——啥也当真(针)
拿着草帽当锅盖——乱扣帽子
拿着车票进戏馆子——对不上号
拿着钝刀抹脖子——杀不死也痛
拿着风凰当鸡卖——贵贱不分
拿着擀面仗当箫吹——实心没眼儿
拿着和尚当秃子打——冤枉好人
拿着虎皮当衣裳——吓唬人
拿着活人当熊耍——愚弄人
拿着鸡蛋走滑路——小心翼翼
拿着鸡毛当令箭——小题大作
拿着脸盆打月亮——不知轻重
拿着扫帚上杏树——招杏(兴)
拿着算盘串门——找仗(帐)打
拿着铁锹当锅使——穷极了
拿着鞋子当帽子——上下不分
拿着野鸡做供品——家财难言
哪咤发火——耍孩子脾气
哪咤闹海——惊天动地
纳鞋底戳了手——真(针)气人
奶妈抱孩子——人家的
奶妈怀里的娃娃——人家的
南风上在瓦盆里——没出息
南瓜菜就窝头——两受屈
南瓜地里栽山芋——扯来扯去
南瓜地里种豆角儿——绕过来扯过去
南瓜蔓上结芝麻——越小越香
南瓜苗掐尖——出岔了
南瓜命——越老越甜
南瓜叶揩屁股——两面不讨好
南墙根儿的茄子——阴蛋
南天门的旗杆——光棍一条
南天门上唱戏——没声没影
南天门上打伞——跳邪气
南天门上的玉柱——光杆儿
南天门上捅窟窿——塌天大祸
南天门上种南瓜——难(南)上加难(南)
南天门作揖——高情(擎)难(南)领(岭)
脑袋进了拍卖行——要钱不要命
脑袋上插烟卷——缺德带冒烟儿
脑袋上长疮,脚底板流脓——坏透了
脑袋上戴犁头——又奸(尖)又猾(滑)
脑袋上顶锅巴——犯(饭)人
脑袋上刷浆糊——糊涂到顶
脑袋系在裤带上——豁出来了,不要命
脑瓜上套袜子——能出角(脚)了
脑壳上安电扇——出风头
脑壳上穿袜子——不是角(脚)
脑壳上顶门板——好大的牌子
脑壳上顶娃娃——抬举人,举人
脑门上长瘤子——额外负担
脑门上长眼睛——眼向上
脑门上钉门扳——好大牌子
脑门上开日——对天讲话
脑勺子后长疙瘩——看不见自己的缺点
闹市里盖公厕——方便大家
闹市里开店铺——有利可图
嫩苗苗——根底浅
嫩竹子做扁担——挑不了重担
尼姑生孩子——暗中行事;不敢让人知;要也不是,不要也不是
尼姑偷汉——躲躲闪闪
尼姑有喜——不好处理;不可告人
泥巴捏的小子——没骨气
泥佛爷的眼珠儿——动不得
泥捏的老虎——样子凶
泥菩萨摆渡——难过
泥菩萨打架——两败俱伤
泥菩萨渡海——没人(神)保
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
泥菩萨擂流——难过
泥菩萨伸手——死活都要钱
泥菩萨身上长了草——慌(荒)了神
泥菩萨摔跤——散架子
泥菩萨洗脸——失(湿)面子,越洗越难看
泥鳅吃了石灰水——死硬
泥鳅打鼓——乱谈(弹)
泥鳅上沙滩——不怕你滑
泥人吃饺子——难言(咽)
泥人的肚腹——毫无心肝
泥人儿掉在河里——没人样了
泥人经不起风雨——本质太差
泥水沟里游泳——施展不开
泥水匠拜佛——心里明白
泥水匠的瓦刀——光图(涂)表面
泥水匠招手——要你(泥);要吐(土)
泥娃娃的嘴——总是笑呵呵的
泥娃娃遭雨淋——软瘫了
泥瓦匠出身——和稀泥
泥瓦匠砌墙——两面三刀
泥蒸的馒头——土腥味
泥做的菩萨——全靠贴金
你吃鸡鸭肉,我啃窝窝头——各人享各人福
你打我一拳,我踢你一脚——谁也不让谁
你卖门神我卖鬼——同行
你去南极我去北极——各走一端
你有秤杆我有砣——配得起你
你有骏马我有金鞍——配得起你
你做生意我教书——人各有志
逆水行船——不阻力;不进则退
年画上的鱼——中看不中吃
年三十晚上打兔子——有它过年,没它也过年
撵走狐狸住上狼——一伙比一伙凶
碾子磨——实(石)对实(石)
念完了经打和尚——没良心;有用是亲,无用是仇
娘不正经——热(爹)多
娘娘养侄女——两耽搁
鸟儿搬家——远走高飞
鸟见树不落——要飞了
鸟类吃食——不得不低头
鸟枪换炮——抖起来了
鸟字写成乌——还差一点
尿鳖子打酒——满不在乎(壶)
尿壶掉井里——吞吞吐吐
尿壶没底——下流
捏鼻子吃葱——忍气吞声(生)
捏鼻子吹螺号——忍气吞声
捏鼻子捂嘴巴——不闻不问
捏死手中鸟——轻而易举,容易得很
捏住鼻子过日子——不闻香臭
捏着鼻尖儿做梦——不成
捏着鼻子唱戏——闷腔
捏着拳头过日子——心里憋气
捏着一分钱能攥出汗来——会过日子
牛背上放马鞍——乱套了
牛鼻子上的跳蚤——自高自大
牛吃赶车人——无法无天
牛打架——死顶
牛犊拉车——乱套
牛犊子扑蝴蝶——看着容易做着难
牛粪堆上的蘑菇——好看不好吃
牛给羊抵头——仗着脸上
牛角尖对牛角尖——对奸(尖)
牛角上挂稻草——轻巧
牛角上爬蚂蚁——不显眼
牛龛里的虫——硬钻
牛拉汽车——怪事一桩
牛栏里关猪——靠不住
牛栏里伸进张马嘴——没你开口的份儿
牛郎约织女——后会有期
牛郎织女相会——一年一次
牛奶里掺墨汁——黑白混淆
牛皮袄子反穿——逗虱子走弯路
牛皮鼓,青铜锣——不打不响
牛皮鼓——声大肚子空
牛皮鼓湿水——不响
牛屁股缝里的牛蛇虫——又会钻空子,又会吸血
牛屁股后的苍蝇——一哄而散;盯(叮)上不放
牛屁股后面念祭文——说空话
牛身上拔根毛——不在乎;无伤大体
牛死日也落——祸不单行
牛蹄子两瓣——合不拢
牛蹄子上供——就显你角(脚)大
牛王爷不管驴的事——各管各的
牛眼看人——高瞧了你
农村的老黄牛——苦了一辈子
脓胞破了顶——烂透了
女儿国办婚事——难得有一回
女儿国招附马——一厢情愿
女鬼偷汉——死不要脸
女子走钢丝——胆大心细